【轉載】每個照顧人力都是寶 政府規畫長照要看到

自從政府從民國九十六年推動「長照十年計畫」以來已經過了八年,照顧問題還是持續折磨著台灣社會,壓在國人肩膀上的重擔依舊沉重,層出不窮的照顧悲劇新聞讓人不忍卒睹。

其實各界對於長照的呼籲不絕於耳,例如前紅十字總會會長陳長文律師即不斷透過報章媒體提供建言,我們除了要為這些關心長照議題的社會賢達表示敬意,更不禁反問,這些聲音政府聽到了嗎?為什麼政府推動的長照政策民眾會毫無感受呢?

其實長照十年計畫已經限縮了適用對象,也排除已聘請外籍看護的家庭使用長照資源,許多需要被照顧的民眾根本沒有資格獲得政府服務,民眾當然無感。但即使政府已經排除這麼多需求者,國內照顧人力還是嚴重不足,長照政策到底該何去何從?

檢視國內的照顧人力,九十萬的家庭照顧者擔負起最主要的照顧工作,二十二萬名外籍看護(包括家庭、機構與外展)則扮演另一個重要角色,至於本國三萬名照顧服務人力更是建構本土長照體系的重要基石。這些照顧者抒解了台灣面對高齡社會來臨的壓力,都是社會的寶貴資產,但他們獲得的關注與協助卻非常有限。

以家庭照顧者來說,全年無休、每天平均照顧十四小時,平均照顧十年以上,相較一般勞工可以周休二日,政府提供的喘息服務每年最多二十一天,等於家庭照顧者一個月休不到兩天。如此沉重的照顧壓力卻沒有相對應的休息時間,再加上其他支持性服務也非常有限,也難怪家庭照顧者罹患慢性精神衰弱、憂鬱症的比例甚高,最後更釀成許多照顧悲劇。因此,建立專屬家庭照顧者的評估機制與服務體系實在刻不容緩,特別是確保家庭照顧者至少可以周休一日,並對高風險的家庭提供必要協助,以防止悲劇再度發生。

外籍看護定位的模糊與糾結,也始終是無法釐清的難題。重度失能者的家庭在沒有其他選擇的情況下,只能自費聘請外勞暫解燃眉之急,但政府卻到處設限甚至排除這些家庭的社會福利資格,不准使用喘息等服務。而國內服務單位與團體二十年來投入照顧服務工作,卻也無法增加或留住照顧服務員,反而一再抨擊「外勞搶走本勞的工作」,把外勞當成無法建置本土長照體系的代罪羔羊,外勞與失能家庭何其無辜!

讓人匪夷所思的是,本國照顧人力明明擁有語言、文化、服務與技能的高度優勢,為什麼會被外勞給取代呢?為什麼即使政府不斷加碼提高時薪補助,照服員薪資還是只有22K?簡單來說,在政府高度管制的長照市場中,市場機制早被扭曲、破壞殆盡,導致市場上只剩下一種能滿足照顧需求的服務類型。當照服員的工作內容跟外籍看護差不多的時候,外籍看護自然成為多數人的選擇,照服員的價值與專業就無法被看見。「青菜蘿蔔各有喜好!」照顧的需求本來就很多元,試想在照顧市場中若有各種的服務選擇,民眾就能依照個人需求「單點」精緻套餐,而不是只能選擇「外勞吃到飽」!因此,政府一定要去思考如何讓長照市場正常運作,透過產業化讓本國照顧人力的專業價值更升級,再搭配政府提供的公共化服務,才是根本的解決之道。否則一種長照兩樣情,政府做到流汗,民眾也只會嫌到流涎。

總而言之,家庭照顧者、外籍看護跟本國照顧人力都是台灣社會的寶貴資產,他們的需求政府一定要看見。政府必須設法健全長照市場,建置完善的產業環境引進各方專業與資源,讓長照產業升級並創造更高的價值,再結合政府提供的公共化服務,民眾才能自由選擇所需的服務,以滿足超高齡社會即將到來的長照需求。

(楊玉欣/立法委員 2015/04/13  人間福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