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習會已對等 陸生呢

在兩岸領導人歷史性會面中,馬總統兩度提及陸生來台政策;筆者 相信,若擴大良性循環,對和平必助益深遠。正如歐洲近30年的Era smus大規模交換生計畫,藉由文明與價值對話,養成大家都是「我們 」,而沒有區分「我們─us」和「他們─them」的念頭。

兩岸交流20多年,2011年馬總統開放陸生長期停留讀學位,但教育 部為了降低反對者的疑慮,提出「三限六不」配套以減少衝擊。4年 來,每年平均有2萬陸生來台,相信透過年輕世代不帶成見、沒有包 袱的對話,台灣能看見大陸發展的困境與挑戰;大陸則能體驗台灣民 主法治的生活,並化為改革的養分。

然而,若陸生來台首先感受到的是「歧視」,對於以民主法治自豪 的台灣,豈非很大諷刺?在筆者的課堂上,有陸生說,他因嚮往台灣 而放棄留學英、美機會,不是非來不可,但在這卻被政策歧視,或曾 被少數台灣人辱罵要他回大陸,讓他很難過。儘管許多陸生讚譽台灣 人友善的溫暖,但也確實面對著歧視與排斥。

政策法令的形成,深受民意影響,但社會、朝野是否想透問題本質 ?我們都知道交流的好處,既然選擇開放,如果不能做到「賓至如歸 」,至少也應等同外籍生,而非「歧視」。說白了,我們正把大陸對 台灣較友好的一群未來主人翁推遠。

在各界呼籲下,「三限六不」雖已逐步放寬,但在「不給健保」、 「不准打工」及「不發政府獎學金」的夾擊下,與外籍生相較的陸生 差別待遇,仍抵銷著政策的良性效益。

首先,就陸生納保議題,反對者認為「未納稅的陸生及外國人不得 享用健保資源」,進而主張除了陸生保費須「全額自付」外,也取消 政府對外籍生的保費補助(自付6成749元,補助4成500元)。這主張 不盡正確:第一,政府並非直接補助外籍生和陸生個人,而是挹注健 保基金;第二,體壯少病的學生往往是健保基金的貢獻者(2012年外 籍生月均使用健保醫療323元)。誠如馬總統所說「陸生納入健保, (基金)可能還賺一點。」

況且,幫孤身海外的學生分攤醫療風險,雖是小惠,卻是效益長遠 的人道投資,也能提升其親友對台灣的好感。

其次,陸生被「禁止校外打工」、「校內打工須符特別條件」,都 找不到合理差別待遇的理由。況且,有打工需求的陸生會多到大量排 擠本地生機會?縱使擔心,也可總量管制打工證,穩步放寬。

再者,政府對外籍生的獎學金,基於未來學術發展或外交等考量, 金額自然有多有少;對陸生也應採類似態度,討論出合適的分配,「 一毛都不給」實在說不過去。

國人對兩岸政策的紛擾其來已久,儘管須正視大陸當局對台威脅的 疑慮,但不能因此讓政策辯論失卻理性、人權價值大打折扣,否則如 何能自信地面對全球化下的中國大陸?

「台灣的民主應該是爭取大陸13億民心的憑藉,不是與13億人對抗 的工具。」洪秀柱副院長這番話,道盡了台灣對陸生應持的態度。( 作者為海基會首任祕書長)

【2015-11-25 中國時報/時論廣場 104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