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元教授反映大學教育危機

1972年筆者完成學業返國任教,除了頭2年在政大專任教職,其餘40多年均在法律學院所擔任兼任教職,這40多年的專、兼任教職,是筆者除公益服務、律師職業之外,人生最大的禮物,透過這一份40多年的教育工作,筆者常覺得,我不只是老師,更是學生,在教學中和年輕的學子互動,他們每一個人都是我的人生導師。

也因此,看到中興大學徵聘0元兼任教師的風波,心中甚有感慨。

在大學教育中,專任和兼任其實存在著互補性,長期專任的教師,一輩子專事學術研究與教學,在理論功夫上著墨甚深,可以協助學生打好知識的基礎,但兼任教師往往來自五湖四海,浸於實務、長於應用,可以幫助學生增廣見聞,活用知識。

一個完整的、周延的大學教育,應該是理論為底,實務為用,理論與實務並重。專任與兼任教師在大學教育都非常重要。

但中興大學徵聘0元兼任教師的做法,卻反映了大學教育在台灣的幾個危機。

首先,從事件的直接結果論,中興大學的做法,對於兼任教師的經驗,當然是缺乏尊重。其實,現在兼任教師的待遇本極微薄,1小時的鐘點約600元到800元。如有一些從北部到中部兼課的教師,上2小時的課,鐘點費拿去貼高鐵等交通費可能都不夠,換言之,對許多兼任教師而言,已經是「教熱情」的了,薪水本已不是應聘的主要考量。但微薄歸微薄,終究仍是一種形式上的尊重與尊敬。連這形式上的尊重與尊敬都免了,確實過頭了。而且,也等於做了對專業人士的專業與實務價值輕率否定的負面示範。

但筆者也相信,若不是由於大學財政窘迫與制度僵化等結構性因素,大學校方應也不至於「出此下策」。也因此,除了抨擊招聘0元教授的現象外,也應檢討這個結構性的問題,日前東吳大學林三欽教授的文章「鬆綁管制、尊重知識,別再0元教授了」即一針見血的點出了大學人事與會計制度僵化,讓大學在兼任教師在聘任上綁手綁腳,是0元教授這個荒謬現象會出現的結構因素之一。

這些「只為防弊,不求興利」閉門造車的僵硬規定,綁死了大學的彈性,也綁死了大學教育多元化吸引師資,以增廣學生視野的最初理念。種種違背教育精神、教育目的的荒謬現象也因此而生。

一個不合時宜的死規定,就足以綁死一所優質的大學,0元教授,已是台灣高等教育不合理規定的末梢現象,政府焉能視而不見?要知道,綁死了大學教育,毀傷的是台灣人才培育的最重要搖籃。(陳長文,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2015-12-24 中國時報 104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