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坐上駕駛座就轉彎

蔡英文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接見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中時報系資料照)

在太陽花學運時,以「兩國論版」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號召群眾的民進黨,在勝選後態度大轉彎,屢屢釋放要修掉條例中的「兩國」措辭,回到「兩岸」,乃至中華民國憲法所揭示的「一國兩區」。

說起來,民進黨大勝後打出這個轉彎的方向燈,確讓人有一種矛盾的心情,好的一面,是覺得鬆了一口氣,如果民進黨真的讓兩國論入法,台灣不知要為這樣的莽撞躁進,付出多大的代價。

但從不好的一面,也真讓人覺得「誠信」二字,在台灣的政治,好像是一塊用過即丟的抹布。畢竟不難想像,民進黨對兩岸現狀以及兩岸關係崩盤可能帶來的政治海嘯不至於懵懂無知,在提出兩國論版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時,應即明知這會招來災難,卻依然提出,等勝選再改變立場。

但兩害取其輕,在民進黨不守信用與兩岸大崩的兩害間,我們也只能接受民進黨的失信。

為什麼在野時高喊的「兩國」,上了台就必須轉彎?

背後的原因,提出兩國論版監督條例的綠營人士一直都很清楚,「兩國論」一旦放進監督條例,不但違反中華民國憲法,更等於是「法理台獨」的第一步實踐,那等於拿掉了大陸領導人的下台階。因為如果換位思考,就會明瞭,不管你認不認同大陸以「民族大義」來看待台灣方面的兩國論入法,不管部分台灣人民可能會覺得「這是我的家務事」,「大陸憑什麼管?」但「民族大義」就是一個政治現實上對大陸領導者的緊箍咒。就算習近平的政治權力如西遊記裡的齊天大聖一般法力無邊,在「民族大義」的大纛下,緊箍咒響起,習近平頭上的金箍縮起,習近平也沒有不「強烈反應」的空間。兩國論入法,等於縮起習近平頭上的金箍、拆掉習近平的下台階。

這就好像一台來到了T型路口的車子,T型路的路沖是一座摩天高樓,現在原來駕車的國民黨已經被趕下車,自己坐上駕駛座的民進黨,除非民進黨想帶著全台灣人民直直地向摩天高樓加速撞去,打方向燈準備轉彎,已經不是民進黨要不要的問題,而是根本沒得選的問題。

然而,這個T型路口路沖的摩天高樓,民進黨上車前難道不知道嗎?地圖上早就清楚地標示此路不通了,可是原本坐在副駕駛座的民進黨卻堅持那裡有路,還是告訴坐在後座的台灣乘客,「衝過去就對了」。當時還在擔任駕駛的國民黨,把車用的GPS導航打開、秀出路沖的高樓,再把手機上的Google map點開,證明那裡確實不通。

民進黨卻痛斥:「這個導航根本秀逗,我們嚴重懷疑國民黨和Google串通改地圖,欺騙乘客。那裡絕對沒有什麼摩天高樓!」

當國民黨在十個街口外把手向前方一指:「你看,那摩天大廈不就在那裡嗎?我沒騙人,Google也沒騙人啊!」

民進黨卻仍大聲斥責:「不要打恐嚇牌,製造幻覺『嚇』乘客!」

最後,乘客選擇相信民進黨,把國民黨從駕駛座趕下了車。而民進黨來到T型路口,卻像本能反應一樣,優雅地打起方向燈,準備若無其事地轉彎。

很荒謬嗎?其實一直是可以預知的荒謬不是嗎?

因為民進黨知道,在野時再怎麼喊「兩國論」,反正國民黨會阻擋,讓國民黨當夾心餅乾,去吸收來自大陸方面的政治壓力與台灣內部反中民怒的夾擊。但當民進黨上台後,自己坐上駕駛座後,這個夾心餅乾已經不見,民進黨必須為自己所有的決定負責時,當然不會愚蠢到真的開車去撞高樓。

這一點,大概也預告了民進黨執政後,兩岸關係的某種常態。民進黨最後還是會照著Google map走,不會去撞大樓。

但這不代表兩岸關係就此風和日暖,在紅綠之間互信度極低的情況下,兩岸關係仍風險處處,尤其是九二共識的結還沒解開。這將是蔡英文上台後要面對的嚴峻挑戰。

最後,如果要給蔡英文什麼建議,那就是,好好運用「馬英九牌」,不管過去在政治上是如何對立,要讓兩岸關係走得平順,「馬英九路線」將是蔡英文非走不可的路;如果蔡英文做得來,兩岸關係,說不定蔡英文可以比馬英九做得更好。

(作者陳長文,為法學教授、律師)

【2016-02-22 中國時報 105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