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睡的人叫不醒,「疾言厲色」有用嗎?

政府嚴重錯誤的「3+11」機師檢疫政策,不僅造成破口,嚴重缺乏 救命的疫苗,更導致死亡率持續增加、警戒不斷延長,百姓人心惶惶 、幾近淪為芻狗。面對政府治理無方,筆者「疾言厲色」以〈蔡總統 ,請將顢頇失能的蘇揆撤職!〉投書,要求蔡政府剋期取得去年承諾 人民的疫苗、盡速施打,並調整失職防疫隊形,換上「有能力、具有 公衛專業」的專家,以確保百姓健康! Read more

蔡總統,請將顢頇失能的蘇揆撤職!

走出戒嚴、戡亂的中華民國,在總統直選、政黨輪替及連續3位法律人總統主政後,想像上早該脫離戰亂時代,朝向自由、民主、均富的制度摸索之中。這1年我們本可透過進口適格疫苗,提早為全民注射,避免這場疫情天災,只因政府無能,竟演變成一發不可收拾的人禍!可悲的人民還要容忍可恥的官僚多久!?

蔡政府防疫荒腔走板,如今染疫死亡總人數已近500人,迄今蔡總統仍未對救命疫苗給出明確的答案讓國民安心,對此筆者有感而發,借題發揮如下:一、國產疫苗遠水難救近火,備足國際認證疫苗是政府的「責任」。常以「人權」為傲的蔡政府卻連最基本保護「生命權」的能力都沒有,相比同屬小而美的新加坡、以色列,這兩國真正做到了防疫視同作戰,超前部署使得疫苗的高接種率(33%及56%)已有效確保極低的死亡率(0.05%及0.07%),但至今台灣疫苗接種率僅3%,死亡率更高達3%!(全球平均2%;老人高占比的日本也僅1.78%)難怪《時代》雜誌日前便為文諷刺蔡政府「防疫成功的牛皮」,不攻自破! Read more

蔡總統,說好的疫苗呢?

防疫視同作戰,當這場戰爭才正要開打,全民卻赫然發現政府居然沒有足夠的武器(有效的疫苗)!沒有疫苗,我們拿什麼來防疫?近日媒體拍到機場出現大批「逃難」潮,要到美國、大陸尋求生而為人的疫苗保護,顯見台灣已從Taiwan can help淪落到Taiwan needs help!可悲的人民,可恥的官僚。

據報導截至日前,台灣採購且到貨合計AZ、莫德納僅約八十七萬劑,難怪陳時中部長在記者會中不僅脫口稱日本捐贈是「及時雨」,更誠實表示:「日本的一二四萬劑疫苗是這幾波來最大的一批!」然而,陳部長比誰都清楚,眼前疫苗總量仍遠遠不足!請問身為三軍統帥的蔡總統,救命的疫苗呢?

Read more

面對氣候變遷,政府別砸了一手好牌

近日台灣疫情嚴峻,死亡人數也不斷攀升,均應歸咎於政府明顯準 備不足,先是不願普篩找出社區潛在感染源,而後一再拖延各種獲取 國際認證疫苗的可能,而今疫情失控都要怪蔡政府自己打爛了一手好 牌。疫情固然可怕,但至少還能期待遲來的疫苗為我們帶來曙光。然 而,筆者日前談到〈當台灣成為氣候變遷最危險的地區〉的風險仍然 是進行式,而世界主要國家均已具體宣示減碳時程,唯獨政府仍置身 事外,至今沒有解決問題的具體承諾(更無立法)。 Read more

根除汙名化陋習 請蔡總統帶頭

川普下台之後,經過社會各界的努力與宣導,再加上拜登本人對「中國病毒」的駁斥,民進黨「政府」終於回歸正軌,衛福部官網已將過去常用的「武漢肺炎」定名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改變雖來得遲但仍可予以肯定。在政府終於「知錯能改」後,肩負「促進國際對我國之了解」的堂堂中華民國通訊社(中央社),直到筆者今天投稿時仍毫不避諱使用「武漢肺炎」四字,實在不配以「我國之眼、世界之窗」自居。 Read more

禁陸職缺廣告後 宣布陸為敵?

本月初蔡政府以「為防止大陸挖角我關鍵產業人才」為由,搬出在 勞動部官員口中過去沒人提出質疑、爭議,也無相關處罰、函釋之《 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34條「未經許可之大陸地區勞務不得在台灣地 區從事廣告活動」(廣告禁止)及第35條規定「從事台灣地區人民赴 大陸地區就業之人力仲介業務列為禁止項目」(仲介禁止),發函要 求人力銀行全面下架大陸地區的職缺廣告,若違法刊登就開罰,涉及 媒合者最高可處500萬。 Read more

個人主權優於國家主權

美日聯合聲明重提「台海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雖然拜登上台後全力挺台,但「台獨」顯然不在選項之內。在安全與獨立,生活與主權之間,民進黨的朋友、台灣人民有拜登的智慧嗎?

長期以來,台灣地區人民在統獨之間打轉,獨派(特別是民進黨員)追求台灣主權「獨立」,大陸地區人民絕大多數是統派,捍衛中國主權「完整」。但有誰想過,誰說「主權」是這世界上唯一重要的事?是老天說的?還是放諸萬古而不易的真理?

「主權」這個名詞的出現,不過是最近幾百年的事情,但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我們知道與其追求國家主權的擴張,不如追求個人主權的實現。什麼是「個人主權」?就是可以為自己的生命做主,選擇過什麼樣的生活,實現什麼樣的人生。

「國家主權」就可以讓人民為自己生命做主嗎?過去的納粹德國、現在的緬甸都有國家主權,但他們的人民不能說是幸福;而波多黎各雖只是美國的自治邦,卻沒有選擇獨立,沒有國家主權並不影響波多黎各人民的生活福祉。

在全球化趨勢下,「國家主權」已經一次一次被「超國家」所削弱,聯合國、世界貿易組織、歐洲聯盟,這些被喻為世界進步的指標,都是各國對主權的部分讓與而組成運作的。

政治人物愛談統獨,是因為對自己的權力有幫助,小老百姓為什麼也要被統獨綁架呢?現在的台灣,群體防疫無法落實,邊境無法開放,政府(執政黨)濫權、媒體噤聲,這種種的問題,難道「主權」可以當作鴉片嗎啡,讓一切生活上的苦痛拋諸雲空?

國際法學家勞特派特曾說:「國家是為人類而設,而非人類為國家而設。」國家主權是追求個人主權的手段,如果台灣人民為了虛無縹緲的國家主權,而犧牲自己和家人的主權(更不用說充當霸權棋子),就未免本末倒置了。

國家主權不重要,什麼才重要?制度。制度才是真正可以決定人民幸福的關鍵因素。套進兩岸現狀來說,筆者不支持在兩岸制度還不相容的此刻貿然統一,但更反對急獨,為了「台灣共和國」的虛名,引發戰爭。

如果有一天,大陸和台灣一樣有競爭性的民主制度、有相同的經濟生活水平,這時大陸還會反對台灣獨立嗎?台灣還需要反對國家統一嗎?統不統,獨不獨,在那個時間點上,根本是不重要的。因為,不論統或獨,人民都是幸福的,這樣的想法是筆者近四十年來的立場—中國應該統一,但是不是現在;讓兩岸繼續交流互動,求同存異,追求良制的形成,屆時統一自然水到渠成。

時間,是統獨問題的「雙贏解」,讓時間提供大陸成長的機會,與美國並駕齊驅,讓他們擁有足夠的包容性,包容從統到獨的一切兩岸分合的可能;也讓時間提供台灣更精進於制度的機會,擦亮「民主」和「法治」的招牌。

 

而在那之前,兩岸應彼此尊重,務實交流、相互扶持;名義的部分能讓則讓,不能讓,就回到像九二年會談的智慧基調,給彼此各自表述的空間。

二○○四年,筆者提過類似的概念,不幸的是十七年後,依然適用。

(作者為海峽交流基金會首任秘書長)

20210503聯合報

假摔、真逮、亂訴,爭氣法官!

「本案中被告等人之訴求,或許無法獲得社會多數人的支持,但確保少數人的聲音能被執政者及其他多數人聽見,正是民主社會最可貴的價值。」這段擲地有聲的話,出自於3月底一則受全國矚目的「妨礙公務、傷害」判決,由彰化地院刑庭審判長簡璽容、法官黃玉齡及黃士瑋所做成,不僅就無罪推定、罪疑唯輕、言論自由及比例原則等法學論理精闢,3名法官在近30頁的判決中除了還給被告應有的清白,更明確指出檢、警乃至其上級應有之法治高度,捍衛人權的同時,更不忘透過司法匡正逐漸被一黨獨大扭曲的民主真諦,可謂「爭氣法律人」!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