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回汪毅夫先生〈一國良制非良策〉

前福建省副省長,現全國台灣研究會汪毅夫副會長〈一國良制非良策〉一文,可說是陸方具有官方身分者就「一國良制」最正式的表態,既可視為對王希哲呼籲馬總統接受「一國良制」的澄清,也不無「作球」,認為「一國良制」主張者應該要把何謂「良制」說得更清楚。

汪文引用魯迅的批評,治病要「好藥方」沒人會反對,但只講好藥方,而不講好藥方是什麼,誰也會「將他褒貶得一文不值」。套用到「一國良制」上,兩岸關係錯綜複雜,真正的困難在於「良制」的標準,程序上又如何決定何為「良制」,如果不能處理這兩個議題,「良制」就等於是一句空話。

Read more

馬關心制度要辦!蔡干涉個案不查?

謝謝陳師孟監察委員,為了辦馬英九,找出了筆者在8年前投書媒體的舊文〈防冤獄,尚方寶劍何時出鞘?〉以該文後來經當時的馬總統加了批註「請王部長清峰一閱並說明」,認為馬英九前總統妨害司法公正,準備約談馬前總統。

首先,在指控馬前總統有無妨害司法公正之前,我們先來還原幾個事實,在筆者8年前的這篇舊文中,實際上舉了二個例子,一是太極門掌門人洪道子夫婦等4人,在22年前遭侯寬仁以「養小鬼」詐欺等理由起訴並遭羈押,洪道子後獲判無罪,並獲冤獄賠償共新台幣18萬元。期間當事人曾向監察院陳情,監察院在民國90年做出調查報告,指責侯寬仁調查未盡屬實、未依科學辦案等9大違失,要求法務部嚴懲。

另一個則是呂新生案,由於檢察官、法官未依法強制上訴,讓呂新生多坐了5年牢,國庫因此賠償了513萬。

以此兩案,筆者要談的是一個「制度問題」:我國冤獄賠償的追償制度有缺漏,應予改進。

Read more

當王希哲和馬英九談一國良制

媒體報導,大陸異議人士王希哲作為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密使」,拜訪馬英九前總統,傳達「北京希望台灣接受一國良制」的訊息。

說密使,可能性不大。王希哲的立場不等於北京的立場,目前中共把立場踩在「一國兩制」而不是「一國良制」,同時,馬英九也不是現任的總統,說真的,也沒什麼政治上的需要,來台灣和馬英九談「一國良制」。

筆者也偶而往來兩岸,到大陸的時候,如果對方願意聽,會闡述自己的看法,回台灣,也難免把在大陸的所見所聞分享,王希哲充其量就是這樣的一股使命感。但對王希哲認為「一國良制是最適合兩岸關係的做法」,筆者深有「所見略同」之感。

Read more

如何看待中共取消領導人任期限制

新華社公布中共中央的憲法修正建議,其中包括了「取消國家主席、副主席的任期限制」。該如何看待?

其實,民主國家的領導人也不見得有任期限制,例如內閣制,總理是間接選出,權力來自於國會席次,就沒有任期限制。而總統制國家,總統由人民直接選舉,通常有任期限制,避免有長期獨大的個人權力存在。

Read more

給大陸憲改時刻的建言

大陸兩會3月初開幕,將啟動修憲工程。這是1949年以來,中共在大陸進行的(至少)第九次憲法的制定或修訂。

本次修憲,二中全會確立「對憲法作部分修改、不作大改的原則」,筆者肯定此點。因為憲法是國家根本大法,任何法律不得與之牴觸,有其權威與穩定性,不宜動輒就憲法所規範的國家根本制度或原則大幅修改。

肯定此點之餘,筆者也要強調,維持憲法穩定性固然重要,但這並非代表憲法文本、憲法實踐應一成不變。憲法是社會契約,隨著社會快速變遷,既有的憲法條文可能早已脫離社會現實、或有保障不足之虞,自有與時俱進的必要。

相信中共中央也充分認識到這點,習近平主席才會在19大提出在「新時代」思想下,增加國監委,並主張落實人民對美好生活的要求。也才規劃修憲,將「習近平主席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入憲法。

Read more

爺們不必憂讒畏譏

管中閔
台大校長當選人管中閔。(中時報系資料)
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政府對台大的圖謀,逐漸圖窮匕現,雖然口口聲聲「適法性監督」,但所提出的「獨董揭露」云云,與法規完全無關,如此睜眼說瞎話,台大師生,乃至於台灣社會,應該如何應對?

一個社會,只要有輸不起的人,就永遠會有爭議,所以制度的確定是重要的。大學法的規定很清楚,公立大學經校長遴選委員會遴選出校長後,教育部只有聘任的義務,沒有核准的權力。

Read more

當人民不再信任政黨之後

民主政治,離不開政黨政治,因為政黨是一個理念的「品牌」,讓為工作、家庭忙碌的選民,可以有個初步的歸納。

譬如說,在美國,如果支持民主黨,大致就是支持高稅收、高福利、槍枝管制,共和黨則相反;而英國的工黨/保守黨,則有左派與右派的差別。總之,政黨的基本原則確定了,就可以擴散到細部的政策上。

而台灣的政黨政治,顯然是以統獨光譜來分類,對於中國大陸的態度,決定了從上到下幾乎所有重要政策。例如對中國大陸友善,就會支持兩岸經貿,就會傾向開放、鼓勵競爭的經濟制度,而主張台灣獨立,就不得不依賴美、日的保護,同時對於與中國大陸的一切接觸抱持著猶豫與敵意。

自總統民選後二十年來,台灣人民一直是以此分類的,但是日前的一份民調,有超過百分之五十二的民眾沒有政黨傾向,而國民黨雖然是支持度最高的政黨,也僅有百分之十九點一,略高於民進黨的百分之十八點一,而第三大黨的時代力量,則是百分之六點二。

是什麼原因,讓每個政黨的支持度都大幅下跌,而讓人民不再信任政黨,在被問到支持哪個政黨時,以留白應答?

筆者以為原因只有一個,就是每個政黨的「跳票紀錄」,都是多采多姿、「罄竹難書」。 從國民黨來看,馬總統的聲望低迷,絕大部分也是來自於「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不如人意。事實上,「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只是兩岸接觸的一種妥協,並不包括各自對外接觸(否則就是雙重承認了),但國民黨把九二共識講得過度美好,到了執政後,遇到北京打壓國際空間,就顯得有苦難言,這雖仍可說是一個最務實、對台灣最有利的兩岸政策,但卻因為「高期待」,反而有了低滿意度。

民進黨的故事顯然是反過來,選前舉起「台獨」大旗,「我是XXX,我主張台灣獨立」,在野時一切逢中必反,鼓勵了台獨支持者的情緒,結果執政之後,除了耍耍嘴皮以外,能夠做得跟以前一模一樣,就像陳前總統說的「做不到就是做不到」、「不能騙自己也騙別人」。

而民進黨除了在兩岸政策消風,在勞工、能源議題上,也一再破功,這當然會讓支持者失望。

至於第三大黨的時代力量,顯然是「素人從政」之後,當家才知柴米貴,才感受到廚房的熱度。作為公民,可以高舉理想的大旗,把標準提高到聖人乃至神人的程度,但是掌握權力之後,就也要接受「聖人標準」乃至於「神人」的檢驗。黃國昌罷免案的同意票遠高過不同意票,受人奚落,即在於此。

但是,一個政黨不好,可能是那個政黨的問題,每個政黨都不好,那就有些有趣的原因了。為什麼每個政黨寧願政見跳票,也要在選前高畫大餅?是不是他們知道,選民就吃這套,寧願當選被罵,也不要落選被笑?

還是要回到,民主政治,離不開政黨政治。「選人不選黨」是一句空話,因為選民的注意力是有限的,能夠記得總統、自己市長的候選人已經不容易,誰能記得所有立委、自己縣市所有議員的名字,試問,多少人知道自己的里長是誰?

除了像馬英九、柯文哲這種個人魅力破表的少數外,絕大多數的政治人物,都必須歸納在政黨的座標之外。

與其對政黨不支持、不信任,不如發展一個,好的、誠實的政黨可以生存有土壤,一個說謊、毀諾的政黨會受到懲罰的環境。

政黨政治,在今日此時,仍然是民主的必要元素。

(作者為終身志工)

2018年02月14日人間福報

 

捍司法公正,陳長文發起, 馬英九領銜、推動反妨害司法公投

鑒於監察委員陳師孟公然恐嚇司法機關,要以監委職權查辦判決不合己意的法官。對此,陳長文律師決定成立「反妨害司法公投聯盟」擔任召集人,並由前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擔任執行長,推動「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希望力拚年底前成案,以併入2018年縣市長選舉。在陳長文力邀下,前總統馬英九也允諾領銜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為司法公正獨立盡一份心力。

陳長文表示,監察委員陳師孟恐嚇司法機關事件,顯示台灣的法治與司法獨立已危如壘卵,關心司法的有志之士,能緘默乎?加以2013年發生關説司法風暴,在刑法增訂妨害司法公正罪,實有其迫切與必要,但民進黨居多數的立法院已不可期待,只有訴諸公投,以直接的民意,並配合今年年底的縣市長選舉,此一捍衛法治的大事,方有可成之機。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