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序】讓愛延續…《再見,Ohara》

每一個感人故事的背後,都有觸動人心的主角。看見「Ohara」遠遠的走來,穩定的步伐中,顯露著英俊挺拔的氣宇,牠是台灣第二隻導盲犬,來自紐西蘭皇家導盲犬中心。手持導盲鞍的男主角張國瑞,是視障界的科技菁英,這位系統工程師發明了「盲用電腦」,造福了全台灣的視障朋友,搭起了明眼人與視障朋友間的距離。

生於南半球的「牠」和成長於北半球的「他」,因緣際會的相遇,這是老天爺的安排?!「牠」和「他」共同寫下了深切信任、禍福與共、賺人熱淚的故事。

黎巴嫩文豪紀伯倫曾說:「我用我聽覺的眼睛,看到了我愛的世界。」

「牠」,Ohara,陪伴著「他」,張國瑞的十年間,「他」亦步亦趨放心的走在『牠』旁邊,聆聽四季的變換,搭公車、搭捷運、搭飛機,到國家音樂廳欣賞音樂會,到醫院探視生病的父親,和同好打盲棒,Ohara幫忙談戀愛,一同到各地演講,參加街頭募款活動,上班、下班、爬山、玩水都難不倒這對team mate。這十年間的日子也不全然都是快樂的,剛開始國人對導盲犬的陌生,司機、餐廳、公共場所時有刁難,但也在台灣導盲犬協會及各界的努力下,社會大眾漸漸對導盲犬從拒絕到接納。

今年為台灣導盲犬協會成立十週年,長文擔任終身義工,有幸目睹國內導盲犬制度的推廣。歷經十年寒暑的努力,導盲犬數目從十年前的個位數成長到上百隻,其中或有在服役,或有在訓練中者。

第一批導盲犬也有幾隻相繼傳來因年齡老化而離開我們的訊息(人類的一天是狗狗的七天)。導盲犬的培育是需要有特定血統純種犬所繁殖而來,成功的培育一隻導盲犬,其中背後的付出,是聚集了工作人員、寄養家庭、寄宿家庭、收養家庭、義工以及社會大眾無數的歡笑淚水與不求回報的愛心投入所換來的。

導盲犬是視障朋友「聽覺的眼睛」、「觸覺的眼睛」以及「知覺的眼睛」。有了導盲犬的愛心陪伴,視障朋友可以無畏無懼的天天出門,越走越遠……;給了視障朋友更多的勇氣與自信去面對無限的未來。同時也喚醒社會大眾對於視障者的關懷及對於導盲犬的感恩。

世界上的先進國家,皆有立法明文保障視障者與導盲犬的行路權,國外有許多視障者在各自的專業領域中獨佔鼇頭,他們可以帶著導盲犬參加國際會議,不致擔心任何交通住宿等問題;協會也在各方的努力下,建立了導盲犬的制度與規劃,96年7月修正「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97年1月修正「合格導盲犬導盲幼犬資格認定及使用管理辦法」,台灣導盲犬協會的努力有目共睹。

另外,我們很高興指出,協會行有餘力,還捐贈導盲犬給香港導盲犬機構。

展望未來,台灣導盲犬協會經歷十年的基礎發展,並將導盲犬的觀念逐漸導入台灣,為期落實導盲犬計畫在台灣的本土化與永續發展,能有效的提供在台灣的視障朋友除了白手杖以外的另一個選擇,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目標。

如果我們遇到導盲犬時,我們應該怎麼做呢?

「三不一問」:
不餵食:絕對不要以食物吸引或餵食導盲犬。
不干擾:不要在使用者沒有同意的狀況下,干擾(包括撫摸)導盲犬。
不拒絕:保護導盲犬可以自由進出公共場所、搭乘交通運輸工具。違反這項規定會受到處罰,也是欠缺同理心的行為。

主動詢問:當你遇到視障朋友猶豫徘徊不前時,希望你主動詢問是否有需你協助的地方。另外如果你也想要認識導盲犬時,也請你先徵求主人的同意!

道別,是多麼的不容易。導盲犬把自己的黃金歲月奉獻給了視障朋友。Ohara退休後,在收養家庭過著開心的日子。相遇是一種幸福,Ohara帶給大家美好的回憶,是老天爺給的禮物,Ohara讓大家學習到的是,我們擁有真善美的社會。

「讓愛延續」……,往前踏一步,生命中的愛和希望就在不遠處。

文╱陳長文(律師、法學教授、紅十字會終身志工)二○一二年八月

《再見,Ohara》
作者: 陳芸英
追蹤作者
出版社:寶瓶文化
出版日期:2012/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