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 、蔡英文 誰說的對?

在美國撤軍阿富汗後,總統重申對盟友的承諾,他說:「若有人要入侵…北約盟國,美國會依北約條約第五條回應;日本、南韓、台灣亦然」。

壯哉斯言,這真是台美關係的新頁,美國重視台灣,到了北約、日韓的程度!也有人指出拜登是「口誤」,不具名的官員說,美國對台政策沒變。

總統的發言,「不具名」官員沒有澄清的資格,若拜登真是口誤,勢必要找適當的場合,釐清他的對台政策。但萬一拜登真的想要台灣「北約化」呢?

北約條約第五條:「對於單一締約國之武裝攻擊,應視為對締約國全體之攻擊」;美日安保條約、美韓共同防禦條約,也有類似規定。

但若大陸對台動武,美國《台灣關係法》僅要求美國政府「嚴重關切」而已。目前美國對台灣「協防」的義務,與北約、日本、韓國之差別,不可以道里計。

美國是法治國,政府要履行其法律及條約上的義務,但若僅是總統的口頭承諾,不要說無法拘束繼任者,即便是做出承諾的總統也有跳票的時候。

中華民國和越南政府都有慘痛的教訓。一九七○年代,尼克森總統一方面安撫台灣,一方面私下尋求與北京建交;而在越戰後期,為了達成巴黎和約,尼克森一再以私函向越南總統保證「如果敵人再度發動侵略,我將採取快速而嚴厲的報復行動」,在西貢淪陷的場景,看來格外諷刺。

政治人物的兩面手法可以是這樣的,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六日凌晨二點,美國駐華大使深夜求見蔣經國,告知美國即將在「七個小時」後,宣布與中共建交,也就是與中華民國斷交加上廢止「共同防禦條約」。七小時!四十多年前的台灣與今日阿富汗,何其相似?

如果拜登是真心的,美國就該「再次」和中華民國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條約中可以明定,在台灣沒有「破壞現狀」、沒有「法理台獨」的前提下,如果中共犯台,美國有條約義務執行共同防禦。

反之,如拜登不願意簽署防禦條約,那原因會是什麼呢,是希望留有「反悔」的空間嗎?

台灣不是阿富汗,阿富汗是美國的沉重負擔,台灣卻是會下金蛋的母雞,美國或許不會「棄台」,但這也不代表美國就會「保台」。保台跟賣武器給台灣不一樣,是美軍與解放軍的碰撞,一定要付出慘痛代價。衡情論理,拜登的「台灣北約化」應是不該出現的口誤,只是當前美國對盟邦的信義備受質疑,拜登也就將錯就錯,任由外界渲染。

針對「今日阿富汗,明日台灣」的擔憂,蔡英文總統說:「台灣唯一的選項,就是讓自己更強大、更團結」,筆者百分百認同,這也是四十多年前「中美斷交」後,經國先生的理念。只是,蔡總統能做到讓台灣「更強大、更團結」嗎?

如果說台灣近年有「不團結」的情緒,幾乎是由蔡政府一手造成。違反一中憲法修改課綱、禁止小明入境,會讓台灣團結嗎?刁難疫苗進口,會讓台灣團結嗎?魯莽的年金改革,把軍公教打成「肥貓」,會讓台灣團結嗎?

民進黨對台灣人民分出「敵我」,對不支持民進黨的族群,蔡政府毫不在乎、刻意羞辱,這才是台灣團結不起來的原因。

遙想當年,經國先生是以「全民總統」的胸懷,團結台灣;今天的蔡英文總統也應該是「中華民國」的總統,而非民進黨的總統。

經國先生與阿富汗總統的差別,才是台灣與阿富汗之間真正的距離。而蔡總統,您會是,您想當那一種總統呢?

( 作者為納稅人 )

20210823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