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須盡洪荒之力淨零,別寡信!

去年4月美國總統拜登召開全球氣候峰會後,各國紛紛宣示淨零,對此蔡總統也不例外,在世界地球日當天「前瞻且大膽」承諾2050中華民國也要淨零。但以當前蔡政府過時且不實際的能源政策,及牢不可破的非核神主牌,除非即刻改弦更張,否則2050淨零根本不可能,蔡總統輕諾了嗎!?

由於政府是接續的,前人種樹受益的是百姓,前人揮霍受害的也是人民,國家因執政者的高瞻遠矚興邦,也因昏庸政客衰亡。因此,蔡總統作為淨零關鍵的第一棒不僅該做得最多,更該為接續的執政黨保有最大彈性與選項,讓子孫有餘裕避過燃燒的地球災難,也讓我們倚賴全球貿易的企業提早為國際碳邊境管制的要求做萬全準備。蔡總統任期僅至2024年5月20日,為了人類幸福永續,還需誠實面對綠能不足、錯誤廢核、過度倚賴石化燃料之事實,盤點現有資源而窮盡洪荒之力淨零,具體建議如下:

一、 減碳目標已加倍,淨零就該勒緊褲帶、實事求是!

蔡總統2016年就任時即以「2025年532能源政策」(天然氣50%、燃煤30%、綠能20%)及「非核家園」作為「長期能源配比」,當時不論是《巴黎協定》或《溫管法》僅要求2050年減碳須達50%,但實際上2025年8成的石化燃料配比(煤、天然氣)要達到「2050碳排減50%」(相較於2005年碳排量)已不無疑問。去年蔡總統順應拜登呼籲,一口氣承諾要「淨零」,整整多了1倍,所要付出的努力當然是加倍再加倍!然而,蔡政府仍持續以「煤改氣」增加甲烷等溫室氣體排放及「非核家園」關閉乾淨核電廠的政策「以不變應萬變」,絲毫感受不到對淨零承諾該有的重視,仍幻想著「頭過身就過」!

二、 沒有碳預算的承諾只是空談,蔡政府勿當淨零鴕鳥!

英國2008年11月制訂世界第一部《氣候變遷法》,即規定英國2050年溫室氣體排放較1990年減少80%,並建立每5年一期的碳預算(carbon budget)及至2050年前逐年之檢討機制。基此,「碳預算」就像政府的年度預算一般事前審查、事後審計,一旦設定好該年度之溫室氣體排放上限(cap),各部門便要提出達標方法,直到「如期」完成「淨零」為止。

當前「氣候變遷因應法」草案只將淨零名詞入法,卻亳無對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法定碳預算」的要求,使「以核養綠」、「淘汰石化燃料」皆無明確進度的壓力,也減損人民控告政府減碳不力之訴因。碳預算是確保淨零期程最重要的規矩方圓,蔡政府唯有誠實面對碳預算壓力才有機會勉強達標,鴕鳥心態無助淨零!

三、應以最壞打算做最好準備,再嚴峻都要淨零,毫無非核奢侈!

減碳應腳踏實地,竭盡發展綠能(風、光、地熱、生質、水力、海洋等)、儲能、節能不僅缺一不可,更不可斷然放棄自1971年建置至今50年來持續為台灣地區提供乾淨、穩定又安全的核能!我們不僅沒有「非核」的奢侈,更應在原有的基礎上持續投入(核四、核五…),撙減不必要的軍購支出,把錢用在精進核能、綠能之上。即便人民對核四商轉有疑慮,仍可以原址重建或另址再建,萬不該輕言放棄核電,辜負公投元年人民以公投託付政府的「以核養綠」期待。

筆者這一代因高碳排而享受經濟起飛之利,理當承擔起嚴峻的減碳責任。先進國家(如德國憲法法院)已判決認定,若一個世代使其子孫後代承擔巨大的減排負擔,是對子孫生命及自由權的侵害!在一切尚未太遲前,如果民進黨的蔡主席身分有礙於蔡總統淨零,她就應卸下主席包袱專心「淨零」。畢竟蔡總統若做不到淨零就是輕諾寡信,全民也該想想淨零需要怎樣的領導人、執政黨才是!

(作者為法學教授)

20220124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