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勸募 倘有不臧 會被淘汰–珍惜愛心 有功則勉 有過則改

近來,南亞善款的使用,從政府到民間慈善團體,都受到批評。從外表來看,這些事件也許令許多愛心滿溢的民眾失望,但我們不妨從較大的格局思之,看看這中間出了什麼問題、應該如何改進。

愛心要從善心人傳遞到苦難者手上,要歷經六加一個階段。六階段是:計畫、勸募、分配、支款、執行、檢討。所謂的加一,指的則是監督。如此的繁複,很容易出現兩難,一方面,落實六加一頗為耗時,但災民卻不能等;但要縮短這六加一,就可能發生資源配置不效率、人謀不臧,甚至反而「欲速則不達」,出現更加延遲的情況。

四億善款,歷時八個月還躺在政府手中。筆者認為是計畫與監督出了問題。政府撥款,必須在一定行政監督程序下進行,因此負責監督的審計部,秉於所司,遂與新聞局發生扞格。這顯示新聞局的計畫,思慮不周,未考慮法制因素,另外,也可讓人們思考,在重大天災中政府是否該主導勸募。

發生重大天災,救援速度厥為關鍵,由有規模的民間團體主導勸募,較能顧及時效,雖其對善款的監督程序,或不若政府繁瑣嚴格,但其監督,是一種結果式的監督,亦即倘有不臧,就會被淘汰,是一種以生存為擔保的監督。

惟民間團體,也有其侷限。以紅十字會被批評的三件事為例。第一,七億善款僅動支一點五億。這中間,實有許多可控與不可控的因素。有些款項本屬於長期性質,不會立刻用完,另外災區的政府效率、法令配合能否跟上,常常也是款項執行的重要因素,公益團體不能以花完錢敷衍了事。

第二,紅十字會台北分會抽佣疑案。紅十字會是國內唯一單獨被立法規範(紅十字會法)的民間團體,依法律,總會與分會處在相互支援、類似結盟的關係,並不具上對下的指揮之權。該抽佣疑案,總會早已接獲檢舉,核對台北分會的繳入款項,與捐款收據亦為相符,惟倘仍有實際上不法抽佣情事,若涉有刑責,不但總會不會坐視,司法機關亦應介入查處。

第三,質疑紅十字會提撥百分之二之捐款支應行政費用,一則不公,二則太苛。不公者,這是法令規定,提撥是項費用者,是為執行捐款所為推動的救災救難計畫而非為任何個人之私益;太苛者,公益團體,有專職人員要培養、有建物租金要付、有水電瓦斯的費用、執行專案時(例如派駐南亞人員)亦有相關費用,如果沒有行政費用,連生存都有困難,遑論規畫與執行公益?

【2005/08/25  聯合報 940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