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花與阿鴻 平凡的故事,不凡的愛

在報紙上看到一則溫馨的新聞:今年二月,一隻疑似受人類虐待、而在海拔三千多公尺的南湖圈谷一帶流浪的比特犬,出沒在附近山莊而被山友們注意,並被取名「小花花」。牠的故事在登山社團裡傳開,眾人也盼牠能下山獲得治療照顧。高山協作員張永鴻(阿鴻)開始在上山時照料他、建立信任,並多次嘗試帶牠下山。但或許是先前對人類社會的陰影,小花花最終都在走至登山口時受驚跑走。七月初,在山友協助安排下,阿鴻和友人再次展開救援行動。在幾經波折的第六十小時,一路跟著下山的小花花再次來到登山口。這次阿鴻選擇強忍手部骨折的疼痛,一把將廿公斤重的小花花抱上車輛—在全程沒有牽繩和麻醉下—終於順利引領小花花走出迷路的山林,下山接受治療和照料。

在數百則快訊報導和流言蜚語充斥的每天,報紙上不起眼的一則小新聞,卻抓住了筆者的心。讀著這樣的故事,心中一股暖流流過。

筆者曾有相伴十二年的黑皮,牠是一隻黑黑、總是大咧咧笑的大拉布拉多。人狗之間超越語言的感情流動,筆者有著再深刻不過的感受,更明白曾受到人類虐待而受傷的浪孩,要重拾對人類的信任,是多麼不易。也因此,當報導描述阿鴻途中又不見小花花蹤影時,焦急的一聲聲高呼「小花花」,一個黑色身影從山林間竄出、吐著舌頭開心地衝向他,只能說,這真的是令人心頭一暖的場景呀!

一股不凡的力量在這山間流竄醞釀。不只在阿鴻和小花花之間:從山友社群分享故事,然後協力規畫路線、和生態保護區聯繫,到醫療安置等…,是眾人的力量,齊心完成了這件無關乎利益的「小」事!「希望牠也能快樂、健康無虞」的起心動念,造就了這樁溫馨而不易的美事。

曾聽過一個故事:某個颱風侵襲後的海邊,一個小女孩來回將無數擱淺的海星送回大海。一位見識多廣的老人問她:「孩子,你這樣做有什麼意義呢?對於千百隻將死的海星,你能救的只是有限的海星呀!」小女孩張著天真大眼睛回答:「謝謝您,我沒有答案,我只曉得對於我所救的海星來說,那代表牠們的一切。」女孩小小身軀說的一句話,卻承載了諾大愛的力量。阿鴻與小花花的故事,也讓筆者從平凡的故事,看見不凡的愛。

二○二○年,新冠肺炎席捲全球,對世上的無數苦難形同雪上加霜,加劇天災或失當政策下貧富、人權侵害的不堪。在讓人沮喪的此刻,「阿鴻」和「小花花」的故事帶給筆者了溫暖,而筆者也想將這份溫暖分享給各位讀者。甚而你我也可以反思:該如何在能力所及範圍,對生活周遭的人和事付出你的愛與關懷。

(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20200713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