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那隻看不見的手 不應是政府

立法院財政委員會12日邀請財政部、金管會兩位首長,報告公股銀行對頂新集團的債權保障措施、以及對該集團持有台北金融大樓公司(即「台北101」)股權所採取的策略。民意機構至今仍關切頂新集團的相關事。

日前,財政部協調公股與民股,促使頂新魏家退出台北101經營層,總經理暫由代表公股的董事長宋文琪兼任,宋董事長對媒體表示,「公股就是全民」,因此未來「不會盲目遵守」公股的指示。筆者甚表贊同,卻也感慨:這段談話原本即是公司治理的基本原則,竟能成為斗大的新聞標題? Read more

專利師考試制度改革 刻不容緩

  第七次專利師考試預定今(24)日放榜。此次考試科目高達七科,除了去年增考的「專利代理實務」,尚有「專利法規」、「專利行政與救濟法規」、「普通物理與普通化學」、「專利審查基準與實務」、「專業英文或日文」(二選一)及「工程力學、生物技術、電子學、物理化學、基本設計、計算機結構」(六選一)等科目。

  專利師是民國97年以後才有的稱呼,當年專利師法施行。因應專利師法施行,考選部設置國家考試,專利師終與律師、會計師比肩,成為國家認證的「師」級專門職業人員。

但專利師的人數增加卻相當緩慢。首屆專利師考試以來,因考科規劃及題目設計與實務需求有所落差,報考人數偏低,而通過考試也不容易。至102年為止,六年間,僅有199人通過考試。專利師法施行初期,經專利代理人免試制度而取得專利師資格的有231人,合計目前全台僅有430名專利師,其中登錄執業人數不超過250名。

約250名專利師,卻必須承擔年逾8萬件的專利申請,平均每人320件,幾乎一天就必須完成一件,供需比例顯然失衡。於是違法租牌情況屢見不鮮,甚至偶見以文件代收人名義從事地下代理的亂象。

僵化的考試制度造成許多專利從業人員難以取得資格,是供需失衡的關鍵。

美、歐、大陸等多數國家,有規定報考者須有理工學位,台灣並無此限制,相較之下,似乎台灣報考資格從寬。但實務上,「普通物理與普通化學」與六選一的「工程力學、生物技術、電子學、物理化學、基本設計、計算機結構」二理工考科,使許多已有豐富專利實務經驗之理工背景者,因在校時未曾修習相關科目而放棄報考,遑論非理工背景者。

依專利法第26條規定,專利師只要能從「發明所屬技術領域中具有通常知識者」的角度理解發明即可,不須具備發明人等級的高深學識。大專院校之理工科系畢業生已堪為相關技術領域中具通常知識者,因此多數國家均採取「對報考資格設限,但不考理工考科」的立法政策。

去年增考的「專利代理實務」,已包含說明書撰寫及技術內容比對等題型,理工程度不足者不易拿高分,從其答題成果,即可充分看出考生對於專利法令的熟悉與應用程度,實無必要再以二理工科目增加考試難度。台灣宜接軌世界,不僅節約考選部行政成本、減輕考生負擔,同時亦可兼顧篩選人才目的。

就專利法規等法律考科而言,採取申論題型固然有助鑑別考生對法令之理解論述與活用能力,然而,考生大多非法律相關科系畢業,亦無必要要求其比照法學院學生答題,申論題型反而成為多餘的負擔。法律考科可全面改用選擇題,測驗考生對法令的理解能力,並設計具體案例以考驗其活用能力。

大陸專利代理人考試僅考「專利法律知識」、「相關法律知識」與「專利代理實務」三科,其中「專利法律知識」、「相關法律知識」亦僅以選擇題方式測驗;在大陸積極布局智慧財產產業的同時,我們卻仍作繭自縛,一來一往間,終將導致人才流失。

專利師不僅是企業智慧財產戰略規劃者,更在專利布局成敗扮演著關鍵角色;台灣既自詡為科技島,立即改良考試制度、消弭考用落差,篩選切合業界需求的人才,乃是政府刻不容緩的任務。

(本文由法學教授陳長文和專利師簡秀如共同執筆,兩位也都是律師)

2014-10-24╱經濟日報╱第A4版╱焦點╱陳長文
【2014/10/24 經濟日報 1031024】

化解WiMAX困境 創造三贏

隨著通訊傳播委員會(通傳會)核發4G電信執照,台灣總算跟上全球採用4G LTE技術國家之腳步。在此時刻,我們看到另一群電信業者正為了生存而奮戰。

依報導,WiMAX業者呼籲通傳會須正視WiMAX業者依法受保障之頻譜,不得恣意強迫業者移頻,通傳會應支持WiMAX業者於執照有效期間將技術自費升級,通傳會不應該以「不作為」迫使業者持續使用過時技術/設備,卻指責業者頻率使用不彰而擬駁回業者換照申請等。

如此困境屬實,不難理解WiMAX業者指出其不排除向通傳會請求國家賠償之可能性。

從我國4G發展遲緩,到WiMAX產業從發照至今的紛擾,乃當年政府(與WiMAX業者)選擇系統失當所造成。依報導,2009年通傳會在同屬4G的WiMAX與LTE技術中,選擇WiMAX作為電信發展方向,孰料,不到二年局勢丕變,WiMAX技術並沒有如預期地成為國際主流,通傳會在2011年也承認WiMAX核發執照不是最正確的選擇。

值得注意的是,於WiMAX釋照之初,通傳會為了鼓勵技術發展,於制訂WiMAX執照之「無線寬頻管理規則」時,即明揭「基於『鼓勵通訊傳播新技術及新服務之發展』與『技術中立原則分配管理稀有資源』之兩基本方向,積極規劃釋出無線寬頻接取業務執照事宜。」亦即所謂「技術中立」原則,故而該規則明訂無線寬頻接取技術時並未提及特定技術(如WiMAX)。

但依報導,對於WiMAX業者依「技術中立」原則所提出技術升級之書面申請,通傳會遲遲均未「正面」回應,也未依法做出任何實質准駁;尤其,通傳會明知業者可透過升級至國際電信組織認可之WiMAX 2.1(或稱WiMAX Advanced)技術,以提高對消費者之服務,但卻因通傳會之「不作為」,任由WiMAX業者因技術失靈淪入關門倒店之困境,不但將造成業者的巨大投資損失,對於消費者權益保障而言,通傳會的恣意不作為也是明顯不當並且違法。

通傳會將WiMAX業者棄如敝屣之處理顯係違法的作為,尤其業者依據核發之執照,既已取得經營WiMAX業務之權利並已營業多年,政府自應本於誠信,不得限制業者提升技術,亦不得藉不做實質准駁而減損WiMAX業者之營運年限,造成政府、WiMAX產業與消費者三輸之局面。

通傳會的不作為是行政恣意之典型案例,明顯違反行政程序法所揭示之「依法行政」以及「行政行為應以誠實信用之方法為之,並保護人民正當合理之信賴」的基本原則。

倘通傳會早日許可WiMAX業者進行技術升級,既無須政府提供新的頻譜資源,即可讓業者在現有之頻譜下有效率營運,如此方能保障WiMAX業者公平競爭之機會並維護WiMAX用戶之利益。

綜上,WiMAX業者面對目前困境的原因,雖不能歸責於政府的政策錯誤,但政府至少應協助業者自費提升技術,政府更不應違背政府所訂的遊戲規則而讓業者/WiMAX用戶承擔後果。

通傳會委員應該知道,獨立機關不代表可以恣意裁量;亦即,通傳會必須以誠實信用之方法,在法律所保障的WiMAX業者權益以及有效使用頻譜的政策天平上,以對話取代恣意,回歸以誠實信用態度依法行政。

同時,考量頻譜資源、業者技術升級、通訊產業發展以及消費者權益保護方面,找到政府、業者、消費者三贏的解決方案——例如,儘速核准WiMAX業者進行技術升級,WiMAX業者技術升級後如有不需使用之頻譜則由政府以合理條件取回等。

總之,當市場上有更多的電信參與者,最終的贏家還是享有多元選擇的消費者。(陳長文/法學教授、律師)

http://money.udn.com/storypage.php?sub_id=5629&art_id=29593

【20150407 經濟日報/名家觀點 1040407】

公公併 需一加一大於二

台灣2002年加入世貿組織,然而消除貿易投資障礙的措施,仍不能緩解會員國經濟發展不平衡的難題,故最惠國待遇原則例外的允許會員間簽訂更優惠的貿易協議,因此在全球化體系內形成區域經濟。台灣的外貿依存度高,且台資企業遍布世界,除中國大陸外,尤以東南亞為最密集,馬總統宣布今年是拚經濟年,故策略上不僅應推動台灣加入區域經濟,也應鼓勵銀行到台資企業所在地設點服務,不但有助台企營運,也提升銀行獲利。這是台資銀行的優勢與責任。

惟台灣的銀行早已陷入競爭困境,因此在尋思擴張策略時,宜調整體質。財政部及金管會均表示,台灣的銀行市占率偏低,只要法規齊備,「民民併」是「很自然的事」,而「公民併」或「民公併」爭議較大,現階段較難實行,「公公併」則為優先選項;並點名兆豐、第一等公股銀行為公公併種子部隊,盼互補後躍升亞洲區域指標銀行。自二次金改衍生弊端以來,銀行整併幾近停滯,筆者肯定政府推動公公併的策略。惟公股銀行整併不應僅是資產與員工數的合併、量的擴張,更要「質」的精進,若未改變治理模式(包括對董事會及經營管理的精進)、改善人員敘薪制度等,絕難期待提升綜效,遑論競逐於區域金融市場。

公股銀行實非國營單位,卻因公股持股優勢,且財金部會是主管機關,故公股銀行經營團隊「習慣」由官方主導,形成「官不官、民不民」弔詭狀態,嚴重偏離公司治理常軌。政府應思考,官僚經營模式能否迅速回應競爭激烈的金融市場?官派經營層具備足夠專業?等習焉而不察的題目。藉這次公公併機會,正可檢視政府律定的公股銀行經營模式是否具備區域(國際)銀行的水準。

一般而言,若排除公股銀行在台灣的「優惠保護」(亦即不公平)地位(如央行外匯操作業務、公庫╱國企收入存款等利基),其績效確不如民營銀行,究其原因一如國營事業,官僚思維是提升競爭力的最大阻礙(參考3月10日拙作「國營事業暴殄天物 應積極民營化」)。遑論公股銀行在台灣境外競爭力之薄弱尤其明顯。若盼公公併達到競爭綜效,政府應徹底改變視公股銀行為「國營」的錯誤經營思維,全面釋出公股經營權給專業經理人、減少官派董事(包括獨董),以市場機制為經營唯一指導原則。此外,官派經營階層的報酬與責任顯不相當,欠缺誘因吸引人才,因此須提升高階層級薪酬的彈性。當然,更不得要求整併後的公股銀行配合政策執行無可行性的業務(non-bankable business)。

最後,政府應釋出相當股份予國際性的策略性投資人;理想投資人應為具備實戰經驗及嫻熟亞洲╱國際金融的金融機構。其實政府釋股並不致喪失其監督公司治理的法定地位,何況公股仍掌握相當持股,若必要也可修改章程,提高重大事項決議的門檻,以保障公股的否決權。

「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上述建議迥異於公股銀行以往經營模式,卻必須採行。整併不是僅達成「一加一」合為「二」,若盼發揮最大綜效,打造「台版星展銀行」,應在「政府最小干預」前提下,落實公司治理結構,放手由整併後的公股銀行依循自由市場機制運作,引進外部的策略性投資人,活化封閉的公股治理模式,以「引導者」而非管理者的角色,提升公股銀行競爭力、打一場精彩的亞洲盃,創造「一加一大於二」的效益。政府加油!

【2014/04/10  經濟日報《名家觀點》 1030410】

行政法院 該當老百姓的包青天

要看台灣距離成熟的法治國家還有多少距離?最高行政法院對總統公布的稅捐稽徵法第28條修正案的看法,可說是一個重要的指標。

這次的修法的起源,是筆者發現稅捐機關把一間與筆者無關的公司,誤以為設址於筆者的住宅,並以營業用房屋稅對筆者課稅長達15年。當筆者要求稅捐機關退還溢收的稅款,它明知犯錯,卻只肯退還五年內的溢收稅款。超過五年的部分,則不予退還。筆者提出訴願,台北市訴願委員會的「全體委員」一致決地駁回訴願。筆者提起行政訴訟,仍遭高等行政法院駁回;因此,筆者的上訴正在最高行政法院審理中。

此事引起了媒體和立委盧秀燕的注意,於是提案修改稅捐稽徵法,依據修正後的條文,納稅義務人如因稅捐稽徵機關適用法令錯誤、計算錯誤或其他可歸責於政府機關的錯誤,導致溢繳稅款,申請退稅不再受到五年期間限制。這樣的修正,加強了對納稅人的保障,財政部的提案及立委的支持,都值得肯定。而這項修法也因此被戲稱為「陳長文條款」。筆者也從稅捐處收到了溢收的稅款。

對此,筆者毫無喜悅之情,卻擔憂這次的修法如果使得行政與司法機關誤以為他們在修法前沒有改正違法行為的義務,反而掩蓋法治國家必須落實依法行政原則的要求。

由這件案子在訴願及高等行政法院的訴訟中訴願委員與法官意見可以看出,目前的行政和司法實務均以錯誤狹隘的文義解釋,認為行政程序法第117條的文字既然規定「違法行政處分於法定救濟期間經過後,原處分機關『得』依職權為全部或一部之撤銷」,就表示行政機關有恣意選擇是否要撤銷違法處分的權利,人民的權益能否得到公平合理的保障,只能看行政與司法機關的臉色。事實上,該117條至今從未曾被行政機關適用而撤銷違法行政處分。

這樣的見解根本違反了公務員(包括行政與司法)應該依法行政的原則。行政機關犯了錯,本應主動改正,不應該讓人民承擔行政機關犯錯的後果;如果行政機關認為撤銷違法行政處分會對公益造成重大危害(例如對國家財政造成重大影響),也必須經過合理的裁量;如果行政機關完全忽視違法行政處分的存在,根本拒絕為「任何」裁量,就是瀆職。

再者,依法行政原則為行政行為的最高指導原則,行政機關主動撤銷違法行政處分的義務,早已存在行政法規範中。財政部47年台財參發第8326號令即規定,行政機關應依職權撤銷違法的行政處分。本次稅捐稽徵法第28條的修正理由,指明本次修正係參照行政程序法第117條,又規定修正條文適用於修正前的溢繳稅款案件,均顯示立法者認為稅捐稽徵行政應受到依法行政原則的拘束,且此義務於條文修正前即已存在。

三者,稅捐機關及財政部等行政機關的怕事心態固然令人失望,但或可體諒(行政)公務員對圖利他人的恐懼。然而司法機關(即高等行政法院及訴願會—準司法機關)既由法律人士主持,又是落實法治的最後防線,本應糾正與要求行政機關依法行政,但是本案中的台北市訴願會委員,卻對人民權利保障採取官僚的態度,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竟也為行政機關違法行為背書,實令身為法律人的筆者感到汗顏。

本件錯課房屋稅案件,仍在最高行政法院審理中,筆者盼望法匠的觀點能開始改變。法院既是為保障人民權益而存在,行政法院自應善盡司法審查的職責。最高行政法院的判決,在行政救濟中是終審判決,判決內容也往往為下級法院及行政機關所遵循,從而對行政法的解釋適用有關鍵的影響力。稅捐稽徵法修正後,最高行政法院的法官們或許會直接適用新法,並以法院最常採行的判決方式,命原處分機關重為處分來結案。但筆者希望法官們想到的不只是結案,而是更深更遠的法治觀念,能藉由這個案件,向行政機關以及高等行政法院闡釋如何正確的適用保障人民權益的行政程序法,讓其所表彰的依法行政原則成為人民權益保障的利器。

【2009/03/03  經濟日報 980303】

(座談)陳長文:上市櫃公司 應設法務長《落實社會責任 企業新課題

座談會 落實社會責任 企業新課題 【記者李娟萍、徐碧華紀錄整理】
策略管理學大師波特說,企業社會責任(CSR)是企業21世紀新的競爭策略。美國道瓊集團與英國金融時報發展社會責任指數。將社會責任落實於核心營運策略,已是企業追求永續發展時所必須認真思考的議題,台灣企業該如何回應社會的期望與需求?

丁克華:銀行放款時 可納入評估

近來國內企業違法案例頻傳,博達、力霸案等均是經營者不顧企業社會責任,只謀私利的惡例,對我國投資環境及經濟發展產生負面影響。

公司治理是一剛起步的議題,很多國家傾全國之力推動,新加坡政府更成立一個小組在推動,我們發展公司治理尚慢,企業該如何配合發展策略,如社會參與、企業承諾、環境保護等,具體實踐以落實企業社會責任?

綜合與會者的意見,我們應參照OECD規定,要求上市櫃公司在財報內,自動揭露公司相關資訊。

勞退基金、台股基金也應選擇投資社會責任做得好的上市櫃公司,增加資本市場誘因。銀行業放款時,也要針對這個問題,對企業進行一些評估。另外,也要鼓勵國內的大公司多參加全球的CSR評鑑。

黃正忠:與國際接軌 台灣應加強

全球化後,世界的穩定和平發展已與企業經營息息相關;全球化後,企業的影響越來越大,國家治理影響越來越小。全球65億人口中,78%是窮人,我們不能讓這78%的窮人變成憤怒的人,變成會暴力相向的人。

於是落實企業社會責任(CSR),漸成為國際企業營運的主流,企業要續創榮景,地球也要永續發展。要與國際接軌,台灣應更重視CSR的議題。

黃男洲:融入經營理念 達到綜效

企業和社會是相互依存的關係,應善盡社會責任,但作法也要有管理思維。例如二氧化碳排放議題,對金融業只是一般議題,但對於汽車製造業,可能是經營環境的議題,如果汽車製造業能製造減少廢氣的引擎,可能會大受歡迎。

玉山金控把對社會的責任內化到經營理念中,不只要做一個綜效最好的企業,還要成為一個最被尊敬的企業。

吳當傑:編製指數 強化資訊揭露

股市觀測站有個公司治理專區,可以先來強化企業社會責任的資訊揭露。還有公司的年報,現在已要求揭露公司治理,但企業揭露得不夠,總是一、兩行帶過,未來也可在年報中進一步要求揭露。

現在法人機構要選擇具社會責任的企業投資,必須靠法說會或者親身拜訪,先讓公司充分的資訊透明化,這樣要做評鑑就不必問公司願不願意。至於企業社會責任的指數編製,我們也來看看可以怎麼做。

朱竹元:觀念 應該化為具體行動

談企業的社會責任,很多公司都會說,等我賺了錢再說。談企業的社會責任,不應該只是一個道德勸說,拿來搏得掌聲用的,它應該要從觀念變成一種具體的行動。

例如在企業內部應該把CSR這一目的組織化、專業化,在企業內部設立專門的部門、專任的經理人。另外,外部也應該有些壓力,迫使公司重視CSR,馬來西亞用三個月就編製完成CSR指數,國內也該考慮做這方面的評鑑或編製指數。

只是做評鑑得公司提供資料,否則就無法評鑑,如果能要求公司揭露CSR的資訊,就有資訊可以評鑑。例如在公開說明書中的公司治理項目,要說明CSR面向,說明「我做了什麼」、「我還將要做什麼」。

蘇松欽:從誠信著手 將觀念內化

1930年代企業注重股東權益,1960年代企業創造經濟價值外,也注意創造社會價值,到了2000年代,企業更應參與解決社會問題、回饋社會。

我去年到北京參加一場美林證券舉辦的會議,會中談到未來有潛力的企業是替代能源產業、以及能降低二氧化碳排放的企業。其實台灣太陽能產業最近也相當蓬勃。

企業經營者能否落實或善盡社會責任,與企業經營者有無誠信息息相關,美國恩隆案的發生,就是一例,美國國會因而通過沙賓法案,加強公司治理。

企業如何善盡社會責任,可從三個方向,包括公司治理、誠信、以及賴大法官講的「思無邪」,將社會責任觀念內化。

詹彩虹:訂定機制 從上市櫃做起

站在投資人立場,企業應該追求最大的利潤,利潤是指收入減去成本,企業追求利潤的同時,其實用了社會的無形成本,只是這成本並不反映在財報上,但企業應有這種思維。

其實企業也能感受到未善盡社會責任會受到懲罰,消費者對於公司形象美的商品是會排斥的。

不過,談企業應善盡社會責任,不能只靠企業自覺或者消費者制裁,就如同談公司治理一樣,在歐美,他們談的是機制、是監督。從上市櫃公司開始做起,要求要進入上市櫃這個族群者,必須要符合上市上櫃規定,而在規定中訂定其善盡社會責任的條款。這機制做起來不難,不涉及任何法令。

陳長文 :上市櫃公司 應設法務長

世華銀行借給100萬元給父親,找八歲孩子當擔連帶保證人,父親過世,世華銀行要求孩子還錢,法院裁判,這孩子不必還錢。銀行為什麼能接受一個八歲的小孩當連帶保證人呢?

航發會的錢是華航股東捐出來的,其成立只有一個目的:發展航空,結果航發會竟然拿錢去投資高鐵。本來是要發展天上飛的,卻被用去發展地上跑的,公司章程還沒有完成修改,錢已經撥出去投資高鐵了。

成吉思汗的雅薩法典有這麼一條:「傳回不祥情報者斬。」許多企業的經營者,常常把企業法務或律師顧問的諮詢意見,視為專門傳達噩耗的討厭探子,一概的把這些法律資訊加以摒除。法律的規定是最低的標準,是道德的最低要求,企業會應該規範上市櫃公司都應該設法務長,以確保公司都盡到法律要求的社會責任。

孫震:社會責任 應予價格管制

社會和企業的倫理在墮落,一位金融界的前輩對我說:「來借錢的人講的話,以前可以相信七成,現在只能相信三成。」美國的MBA課程加強了倫理課程,台灣還沒有。

企業的社會責任有幾個對象:股東、員工、顧客、員工、生產夥伴、自然環境和社會環境。現在大家重點都放在後兩者,因為前面幾個都有市場機制來照顧,價格保障了最低公平,只有自然和社會環境這公共財沒人照顧。

其實企業家不做仁慈公益,也不必覺得對社會有所虧欠,因為企業這個產物是被設計來創造價值的。企業的社會責任就是在遊戲規則下,不騙人,參加公開自由的競爭。

把外部成本內部化主要要靠政府干預,給它一個價格或者予以管制,變成價格的管制是較有效的。

【2007-07-30/經濟日報/B4版/金融廣場】

【2007/07/30  經濟日報 960730】

愛人、被愛──心靈財富的力量泉源

每每收到電子郵件,我最喜歡做的事,就是看看發信人信末的「簽章佳言」。形形色色的,代表著不同的人心中最喜歡、最重視的一句話,所以才會把這句話附簽在每一封他發出的信末。

那我呢?我的「簽章佳言」是什麼呢?

我的電子郵件信末,會加上黎巴嫩詩人紀伯倫的一句話:「這世界若沒有愛你的心與你愛的心,那你不過是一粒飄盪的塵埃。」

是的,在無限上綱「愛己」的這個時代裡,我益加感覺到,人無法依靠「愛己」而活,完全不可能!一個人的生命之所以有依靠、有力量,關鍵就是紀伯倫所說的「愛人」與「被愛」!

也許是因為身為紅十字會總會會長的緣故,我常常會接到一些出版社邀請撰寫他們即將出版的新書的推薦序。十本邀約之中,大概有六、七本會是一些國內身心障礙者(我覺得用「身心挑戰者」這個名字會更適當)的心路故事。而這因此,讓我多了許多機會,在第一時間閱讀許多感人肺腑的書籍。

最近,我就應邀為一本由美國一位長期癱瘓的心理醫生丹尼爾‧戈特里布(Daniel Gottlieb)所寫的書–《給山姆的信》(Letters to Sam: A Grandfather’s Lessons on Love, Loss, and the Gifts of Life)來寫推薦序。

而從這本書中,我讀到正是作者用充滿慈憫卻絕不自憐自艾的筆觸,透過其寫給患有重度自閉症的孫子──山姆──的一系列書信,真誠地、透徹地談論如何愛人與如何被愛這兩個重要的心靈財富。

一場車禍,讓丹尼爾從頸部以下全身癱瘓了二十五年。是什麼樣的力量,讓丹尼爾持續地透過他的思想光照社會、光照他的家人、光照他最衷愛的的孫子-患有嚴重自閉症的山姆?

在這本書中,透過丹尼爾的字裡行間,我們可以深刻地感受到丹尼爾力量的堅實、強大以及感人肺腑的不止暖流。為什麼?構成那個力量的元素是什麼?其實,那個元素很簡單,就是愛。他鍾愛著、珍惜著身邊的人,也大方地、愉快地接受別人給他的鍾愛與珍惜。

這樣的力量,在一顆純粹自私、只能愛己的心中找不到,只有敞開心胸愛人與被愛的人才可能擁有,那怕那個人是如丹尼爾一般,一位癱瘓二十五年的六十五歲的長者。身體上的力量看起來至弱的他,但精神上的力量,即便身強體壯的廿五歲青年恐怕也及不上他。

要如何形容這樣的力量呢?丹尼爾在書中說了一個非常感人的故事。

當丹尼爾剛遭遇車禍,知道自己全身癱瘓的時候,他自憐自艾完全無法接受,他不知道自己這樣子活下去還有什麼意義,他困頓在對未來的恐懼與茫然之中,他找不到讓他堅強生存的理由。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位天使出現了。

這位天使不是神話裡描繪的那種披著白袍、長著白翅的仙女,而是一位剛失去至親,覺得人生已了無意義,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的一位婦人。

那位婦人帶著沈重的悲傷與沮喪,悄悄地在他的身邊坐下。丹尼爾並不認識這位婦人,他想她應該是醫院裡的一位護士吧。

婦人知道丹尼爾是一位心理醫生,便問他,她可以不可以和他談談?丹尼爾大方的答應,於是婦人幽幽地向丹尼爾訴說了她的痛苦,丹尼爾只是靜靜的聽著,婦人在訴說中漸漸地釋下了心裡的憂痛,而丹尼爾呢?丹尼爾則明瞭了,那位婦人是他生命中的天使,她透過她的痛苦告訴丹尼爾,車禍雖然奪走了他大部分的身體機能,但上帝卻仍留給他最寶貴的禮物,愛人的能力,身為心理醫師的他還擁有傾聽痛苦的能力,還擁有為人們消解分擔痛苦的能力,他要好好善用愛人的能力,也因此找到了生存的動力。

就如同丹尼爾在書中所說的:「書本教我懂得些許心理學,然而癱瘓教我安穩坐好、敞開我的耳朵和心靈,以便聆聽。」

在《給山姆的信》中,丹尼爾並沒有被病痛擊倒,透過人生的反芻,他寫下了許多令人感動也發人省思的人生觀察。

丹尼爾告訴讀者,他有著與眾不同的另一種幸福,因為他的癱瘓,他看到了更多人性裡善良的一面,他經常受到陌生人充滿憐善的幫助,他握過無數雙溫暖的手,他看過無數雙溫柔的眼睛,這些溫暖與溫柔,一般人在「健康」的武裝下,並不容易看到,但卸下「健康」武裝的他,卻反而可以大方的接納。他知道了別人不一定知道的秘密,人是彼此互愛的群種,我們愛著人,也都被愛著,這愛與被愛,交織出人類的希望,也讓我們可以不孤獨。

而丹尼爾,也不會辜負那些無私地給他關愛的人,他不但是一位很棒的心理醫師、作家,不斷地用耐心的傾聽、溫柔的話語以及智慧的文字去撫慰人心,當遇到不公平的事情,他也會挺身抗議,例如當他遇到一些無障礙設施不健全的機關,他會據理力爭甚至不惜訴訟,因為他知道,他爭的不僅僅是自己的權益,這些不健全的設施,除了傷害他,更傷害其他比他條件糟糕的身心障礙者。

此外,丹尼爾的許多話也格外讓身為重度身心障礙兒家長的我感動,丹尼爾這麼說:「聽我說,山姆,過去這麼多年來,我學到我不是一個四肢麻痺患者,我『有』四肢麻痺的障礙。你不是自閉兒,你『有』自閉症。...我的脊椎受傷和你的自閉症使我們看起來與常人不同,舉止也有別於一般人。然而我們還是能教導眾人...不管我們的身體與心靈遭逢什麼變故,我們的靈魂依舊完整無損。」

我知道那「標籤」的殺傷力是什麼,人們為了方便「分類」,總是有意無意地在創造「標籤」,一旦被貼上了「標籤」,人就不再是一個個特殊的、有自我價值的個體,而是一群被分類擺設的樣本,用一套被分類過的、系統化的制約方式對待即可。

這個「標籤」常常被套用在身心障礙者身上,讓人們得以輕易地忘卻他們的個別性,也同時抹去了他們應得的尊嚴。

丹尼爾深深知道這「標籤」的殺傷力,所以他以親身的經歷告訴讀者,他不是一個四肢麻痺的患者,他只是有四肢麻痺的障礙,而他更藉以告訴他的愛孫,不要被這些標籤所苦,山姆的價值不能、不會、也不可以被這個標籤所簡化、所忽略、所取代。

為什麼這位六十五歲、全身癱瘓的長者可以擁有如此豐沛的生命力量?在我看來,那生命力量的元素,就是紀伯倫所說的:愛人與被愛。

【2007/02/07  經濟日報雙月刊 960207】

【演講】Becoming A World-Class Business- A Lawyer’s Perspective 邁向世界一流企業─法律人觀點

  In today’s society, law is intertwined with business more than we may imagine. It is critical that managers possess at least the fundamental knowledge of legal issues relating to their business operations. With adequate awareness, a business can be properly managed and better safeguarded. On the contrary, ignorance of legal matters can seriously jeopardize a business. Therefore, a good manager should understand the impact of law in business. In addition, law is also vital in establishing a world-class business, which is a goal that the lagging local Chinese businesses are striving. I will present my recommendations on this subject matter in the later part of my speech.

  To begin, how is law related to business The ways of business on one level can be seen as governed by law. Due to the rules in place, a business entity, which is not a natural person, is accordingly granted the legal capacity to engage in activities and claim ownership. Thus, an enterprise can own land, open bank accounts, issue stocks, apply for patent, and so forth. It is by the operation of law that enterprises acquire legal rights as well as obligations.

  It is then fundamental that a business understands the impact of domestic and international laws on business management. A business has to abide by the domestic laws of the country that it resides in, and the impact of such laws is on all areas of business functions from production, finance, HR, MIS, R&D, and to marketing. For instance, laws are commonly in place for environmental and consumer protection, intellectual property, banking, labor rights and so forth, that would and should influence managers’ business decision-making. In all, an enterprise should have a sound knowledge of the domestic laws of the country in which it is doing business. In addition, businesses should also be familiar with international laws and treaties that may potentially affect business prospects, such as the Montreal Protocol, labor treaties, and WTO.

  Upon comprehensive awareness of legal aspects, I further propose a new model with three major points for Chinese enterprises to use as a reference, as to how to become a world-class business. The first is to promote the strengths of our traditions, such as the old saying, “Doing well by doing good.” However, many local Chinese enterprises tend to separate “utility” from “profit” in doing business; more specifically, neglecting public welfare in the sole pursuit of company interest. “Utility-concerns” and “profit-concerns” should converge when making business decisions as they shape the company’s value in the long run.

  An example of another Chinese tradition that should be encouraged is pointed out in the book, “Eastasia Edge,” of Holfheinz and Calder in that “Eastasians, deeply influenced by Confucianism, are diligent and frugal, value education and familism and respect their government and all these have formed a common source of economic drive.” These are some of the traditions that strengthen Chinese businesses. Second, to become a world-class business, a company needs to maintain a high level of self-discipline for the maximization of public welfare, as well as adherence to law for the demonstration of company’s goodwill, avoidance of risk from lawsuits, and early adaptation to today’s elevating ethical standards. And finally, a business should always take legal advice into account in its decision-making and establish such practice as a primary norm.

  In examining the norm of some of the world-class businesses in the international arena, Chinese enterprises have much room to improve. Businesses should understand that most investors are willing to pay higher premium to invest in, aside from profitable, a well governed, and socially and legally responsible enterprise.

  ( Dr.C.V.Chen, Lee and Li, Attorneys-at-Law)

  現代社會中,法律與商業的關係十分密切。企業經理人擁有財經法律的基本常識是非常重要的。藉由對企業財經法律適當的了解,企業可以得到法律的保護安全順利地運作。

  相反地,忽略法律將會大幅增加企業的違法風險,威脅到企業的生存。因此,優秀的企業經理人應該了解法律對企業的影響力。並且,法律在建立一個世界級企業的過程中,實扮演極為重要的角色,而這也是發展中的華人企業一直努力追求的目標。我將在接下來的演講後,對這個議題提出建議。

  首先,企業與法律的關係是什麼呢?企業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被法律所支配的。因為,一個非自然人的企業體之所以被賦予法律上的能力,可以從事活動以及請求所有權,這完全是法律所擬制出來的。是以,一個企業可以擁有土地,開立銀行帳戶,發行股票,申請專利權等等。透過法律,企業於焉取得法律權利並負擔法律義務。

   熟悉法律運作 跨國營運加分

   企業必須認知到,國內法以及國際法對企業經營的影響是非常深遠的。每一個企業都必須遵守它所設立的國家的法律,而這些法律的影響力遍及公司的每一個部門,從生產、財務、人力資源、資訊管理、研發、以至於行銷都有。

  例如,環保相關法律會影響到企業生產,消費者保護法會影響到企業的行銷,其他諸智慧財產權,金融,勞工權利相關法律,在在都會對企業經理人的商業決策有所影響。此外,一方面企業必須對於它所從事商業活動的國家的國內法有充分的了解。另一方面,企業也應該熟悉可能影響企業活動的超國界法律、國際法以及條約,例如蒙特婁議定書,勞工條約,以及世界貿易組織的相關規範等。

  對法律的運作有基礎的了解之後,我再提出一個新的模式供中式企業參考,如何成為世界一流企業。這個模式有三個主要的觀點,第一個觀點是立基於傳統優良文化的經營哲學,例如有俗諺有云「以義為利」,即把公益視為己利。

   結合社會公益 勇於承擔責任

  然而,許多華人企業有時會將「最大多數人的最大幸福」與「企業利益」分開;更精確地說,在全力追求公司利益的過程中忽略掉公共福祉。企業經理人在做商業決策以創造公司長遠價值時,應該將「社會公益」以及「企業利益」結合在一起。

  另外,在Holfhein以及Calder所寫的《EastasiaEdge》一書中提及一個優良的華人傳統:「東方的亞洲人,深深受孔子思想的影響,非常勤奮而且節儉,很重視教育以及家庭,且尊重他們的政府,而這些都已經形成東亞經濟成長的共同來源」。這些傳統價值,是現代華人企業要保持與發揚的。

  要成為世界一流企業,第二個要點是,公司必須維持高度的自律,努力追求公共福祉的最大化,透過對法律的遵守,以求公司商譽的實踐,一方面避免法律風險,另一方面,亦可及早適應現代社會益趨嚴格的企業道德標準。最後,企業在做商業決策時,一定要重視專業法律人(不論是內部或外部)所提供的法律意見,把法律諮詢納入商業判斷的流程,並將法律視為企業經營的準則。

  以眾多世界級一流企業的標準來看,華人企業尚有很多進步的空間。多數的投資者願意投下更高的金錢(據調查願提供多出20%的投資金額)投資除了賺錢以外,同時也是治理健全,並願意承擔社會責任以及法律責任的真正的一流企業。

  (作者陳長文是理律法律事務所合夥人)

    【2005-01-30 經濟日報25版IMBA 940130】

20050402【CVCHEN@NTU/Harvard】-Becoming A World-Class Business- A Lawyer’s Perspective by cvchen1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