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中原則才是活舞台

近日捷克議長率團來訪中華民國,更在立法院裡發表演說,演說的最後仿效當年美國前總統甘迺迪於1963年訪問西德時,為表示對柏林人的支持所言「我是一個柏林人」,因此自稱「我是台灣人」。然而,演講完畢捷克議長也不忘特別強調雖自稱台灣人,卻不認為違反「一中原則」。另外,上月底所舉行的美台經濟合作展望線上研討會,與會的美國國務院亞太助理國務卿史達偉在演說中強調,美國長久以來的「一中政策」並無改變,美國對台灣的主權問題也不會表示立場,會持續與台灣保持友好的「非官方關係」。

兩件事情對於中華民國能見度提升或有幫助,但值得關注的是這兩位「客人」都比「主人」來得清楚,一切的交流與前提仍是建構在「一中原則」之下。不是友邦、也無邦交,嚴格來說依舊是「非官方」的互動與交流。這些交流有總比沒有好,「官方」與「非官方」也不是那麼重要,重要的是交流了什麼;做人也是如此,不是嗎?但假如執政黨藉此誤認互動的本質而「藉機謀獨」,以為外國人們的所作所為均是對「台獨」背書,不僅是對於自我價值與中華民國國家認同之背叛,更把台灣推向戰爭的危險邊緣,領導人該戒慎恐懼而非醉夢於自我想像的「外交泡泡」之中,甚至把歪腦筋動到在國際上作為代表中華民國子民的「護照」之上。 Read more

中華民國 僅此一家、絕無分號、無須加註!

近日兩件事都與「中華民國」有關。其一,外交部去「中華民國化」,在官方臉書輕率明示本月索馬利蘭台灣代表處揭牌因未有「中華民國」國號而認為少了不必要的贅字、感到「酥胡」;其二,筆者重讀去年底清華大學教授楊儒賓所撰《正視國府渡海遷台的日子》一文。

對比之下,兩者對於「中華民國」的解讀與觀感截然不同。在楊教授筆下是一個讀書人對於中華民國近代史的忠實陳述並且替看似落難的「中華民國」打抱不平。

楊教授一針見血指出假如沒有國府四度遷都,民國38年4月,南京遷廣州;10月,廣州遷重慶;11月,重慶遷成都,12月7日經行政院會決定從成都渡過大江大海到台北,歷經比共軍兩萬五千里長征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南渡至台北,便沒有這部延續自民國35年起制定於南京、象徵中國現代化的首部華人憲法;沒有憲法便沒有「政府組織」與「基本人權」,所有今日習以為常,宛如空氣般的民主、自由、法治,將因中華民國之不存,而無以安傅。國府南渡代表中華民國得以永續,否則中華民國早已是歷史名詞,怎能不銘記在心?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