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紅十字會專法 將成轉型正義的一大負債

▲陳長文呼籲,應讓紅十字會這苦難天使更強健,而不是讓天使折翼墜亡。(圖/記者李鍾泉攝)

蔡政府上任第一週拍板廢除紅十字會專法,拿國際人道救援體系開刀,讓人匪夷所思。228前夕部分民進黨及時代力量立法委員以轉型正義之名倡廢紅會、拿掉國父遺像時,筆者即投書〈謙卑火車,要輾就輾吧!〉提醒,沒想到23日立委與行政院又聯手廢法。這無疑為蔡政府所高舉的「轉型正義」增添一大筆負債!

蔡總統說:轉型正義只有一次機會,要謹慎,以追求社會和解為前提。但起手第一步,就看不到「轉型理性」。 Read more

【專訪】陳長文:紅十字會1904年開始救災救難 豈容一筆抹殺

 

圖為去年尼泊爾大地震後,由紅十字會等民間組織的救援總隊,搭機趕往協助救災。 圖/本報資料照片
(2016-05-24 03:24 聯合報 記者蘇位榮/台北報導)「紅十字會,來之不易啊!」曾擔任紅十字會秘書長、會長到終身義工達廿五年的律師陳長文感慨,紅十會有其特殊性,若是廢除紅十字會法,回到一般人民團體組織,政府不再參與,救災救難恐不再如過去更有效。

陳長文說,有人以轉型正義為名,責難紅十字會一些過往或抹黑,但他要說,紅十字會從一九○四年日俄戰爭創會開始,扶弱濟貧,不求回報,救災救難,豈容一筆抹殺? Read more

紅十字會組織架構 亟需整併

「有苦難的地方就有紅十字會,有紅十字會的地方就有希望」。從擔任紅十字會總會祕書長、副會長、會長到終身義工逾二十五年,迄今,看到這句話心中仍充滿悸動。我相信是同樣的悸動,讓無數的志願者,經歷了一百多年無數的戰役與災害救護,在世界各地捎送溫暖、點燃希望,不管世道如何演變,人道的力量始終因人們的良知而被彰顯。

日前有人以「轉型正義」為名,責難紅十字會的一些過往,甚至無理的抹黑,心中感慨萬千,回想我國紅十字會從一九○四年日俄戰爭創會開始,一路走來,吸納了很多學有專長、胸懷人道、扶弱濟傷、不求回報的志願者前仆後繼地投入,奠基百年,這些成千上萬義工朋友努力的公益足跡,豈容一筆抹殺?

當然,任何一個百年組織,都可能有些陳窠舊疾,轉個念想,積極面對外界的批評,未嘗不是自我重鑄的契機。 Read more

【專訪】綠委籲廢《紅會法》陳長文:不應廢除但應修改

綠委籲廢《紅會法》陳長文批小人之心
中華民國紅十字會前會長陳長文。(中時報系資料照片)
/台北報導
針對立委要求廢除《中華民國紅十字會法》,曾擔任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長的律師陳長文指出,廢除此法等於廢除整個中華民國紅十字會,他指出,該法訂定有其歷史背景,中華民國現雖已不是《日內瓦公約》的締約國,但在民國43年訂定時,中華民國的的確確是締約國,《紅十字會法》的訂定順理成章,而《日內瓦公約》演變至今已不再是國際公約,卻是象徵全人類對人權共同信仰的法律。 Read more

紀念林可勝的最好方式:以人道博愛成就兩岸良制 —林院士120歲冥誕紀念致詞

一、陌生的名字,不全的歷史

「林可勝是誰?他是誰?」我相信,在座許多人,一定跟長文一樣,心頭曾有這麼個問句。

他是中央研究院院士,被譽為「中國生理學之父」的華僑醫學家、抗戰英雄、現代中國醫護制度建立者,紅十字會總幹事(1937-1942)、中華民國衛生部長(1948年)。抗戰前就已揚名世界,抗戰期間,他主導紅十字救護總隊,也是人道史上的光點。

長文是抗戰功勛子弟、擔任紅十字會秘書長及會長廿餘年,當獲悉他的事蹟,我為自己對他的陌生感到慚愧。因此,長文上個月寫了篇投書向社會介紹林醫師的事蹟,卻引來意外的迴響,臺灣醫學界的多位朋友給我送來許多有關林教授對醫療和抗戰救護貢獻的史料。

Read more

無字的兩岸和平協議-從金門協議到馬習會

 關於馬習會,我想要先從一個親身經歷的小故事談起。

1990年,兩岸發生「閩平漁事件」,20多位大陸偷渡人士在被遣返的過程中被悶死,消息傳出,震撼兩岸。此時,兩岸政府已不可能坐視不理,必須坐下來協商。

但當時還有「三不政策」(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政府不可以和政府直接接觸,遂決定由兩岸的紅十字會出面協商偷渡遣返事宜,筆者當時是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秘書長,銜命代表台灣與大陸簽署了兩岸第一份協議:金門協議。 Read more

【演講】以超國界格局,跨越兩岸賽局@政大

真實的挑戰,假設的同情 20140609以超國界格局,跨越兩岸賽局【陳長文@政大博雅書院】

 

真實的挑戰,假設的同情

—以超國界格局,跨越兩岸賽局

演講簡介

如何自信面對中國大陸?如何昂然走向世界?從太陽花學運,我們學到了什麼?兩岸關係、國際邊緣化危機,歷經三十年巨變,為什麼今天卻仍持續挑戰台灣又一輪新的世代?

博雅講座這一夜,我們交換故事、聆聽觀點,嘗試一場跨世代的對話交流;結合不同世代,交換生命經驗、交流思維視野,我們一起試著問問題、一起試著找解答。

先說陳長文的故事,我們期待聽你的故事、你的想法。

Unicycle  ”1949年國府撤退來台,5歲陳長文的父親於內戰陣亡;1971年我國退出聯合國,27歲的陳長文正攻讀哈佛法學博士。走過兩岸關係最緊張、台灣最孤立的飄搖年代,陳教授四十年來,參與理律法律事務所、海基會、紅十字會、理律文教基金會,投入兩岸破冰、國際人道救援、推廣超國界法學、推進兩岸法治教育,大半輩子努力以超國界格局、普世價值的法治良制,試尋改變兩岸賽局的支點。一個正在學騎獨輪車、體悟生命萬物平衡之道的地球人。”

 

 

 

 

統獨爭議 陳長文從制度與年輕學子對話

法律系兼任教授陳長文提醒同學,批判別人前,要先具備同情的假設。攝影:陳麒年。
法律系兼任教授陳長文提醒同學,批判別人前,要先具備同情的假設。攝影:陳麒年。

【校訊記者陳麒年報導】博雅書院9日晚間舉辦講座,邀請法律系兼任教授陳長文針對臺灣長期以來的發展停滯和統獨之爭分享看法。他以「真實的挑戰,同情的假設」為題,「制度比國家認同更重要」的概念切入,從歷史的脈絡中尋找兩岸未來的新局面。

「二十多年來,臺灣因為兩岸關係內鬥不絕,社會空轉二十年。」陳長文在演講開始便指出,當務之急就是如何讓社會和下一代能理性探討此議題,跳出抗爭自殘的樊籠。

他提醒在場同學,雖然統獨爭辯是解嚴後才進入公眾領域的議題,但絕不可忽視背後的歷史因素。「我的觀點難免和同學不同,」他提到,雖然自己已經70歲,和在場同學的想法不一定相同,但他希望大家能秉持良知、回顧歷史,再思考這個議題。

「不同的世代都有自身的課題,重要的是要去關心。」陳長文認為,每一個歷史階段都有不同的問題要解決,舉例自己成長過程中,「全球暖化」就不曾像今日被這樣重視。引申至兩岸關係,他也呼籲,「不論喜不喜歡,都要去了解對方。」

至於要以什麼態度理解和討論?陳長文提到,「批判別人之前,先要有一種假設的同情。」他認為,討論就是希望能有個結果,所以雙方都應該站在對方的立場反觀自身的立論,才能順利溝通。

以前段日子吵得轟轟烈烈的服貿議題來說,陳長文引用國家發展委員會主任委員管中閔的說法,認為服貿不論通過與否都有國安問題,過了怕中國大陸控制臺 灣經貿,但不通過的話,經貿又恐被邊緣化。他提醒同學們更要思考如何應對區域化和全球化,畢竟「透過大陸的市場,就可以進入各國的市場。」

同學聆聽演講並提出自己的看法。攝影:陳麒年。
同學聆聽演講並提出自己的看法。攝影:陳麒年。

而在統獨爭議上,陳長文則認為應該要在憲法上的架構上討論。不論是統一或是獨立,都應該按照憲法規定的步驟去修改,「要尊重這個制度,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

他說,雖然統獨議題十分難解,但更希望能夠超越統獨,「統一和獨立都只是手段而非目的。」他認為幸福是一個總體概念,不只臺灣和大陸,也要思索和國際社會的關係。

「兩岸現在越來越遠,」對於陳長文的主張,法律系吳同學認為,未來臺灣應該會走向獨立。雖然有人提出可能採用邦聯或聯邦的概念,但他不覺得中國大陸會同意採行這些制度。「最近的大中華提出來,北京仍重申一個中國原則。」

來自大陸的蔣同學則提到,每個省都有自己的特色,如何體現自身特色非常重要。「像臺灣的制度非常好,我們也在學習。」但當陳長文問及對臺灣獨立的看法時,他則堅決表示「絕對不允許」,認為現階段最重要的就是增進交流。

陳長文希望能以超國界的格局,討論兩岸間的賽局關係,同時指出制度比國家認同更重要,建議可以從多邊公約體系中,從對國際的認識來重新理解兩岸關係。

 

 

講者簡介

現職:

理律法律事務所 執行合夥人

財團法人臺北歐洲學校董事長

政治大學/東吳大學法律研究所教授『超國界法律問題』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財經法專題講座

法務部司法官學院講座

 

學歷:

哈佛大學法學博士 (1972) 哈佛大學法學碩士 (1970)

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法學碩士 (1969)

國立台灣大學法學士 (1967)

經歷

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 會長

海峽交流基金會 首任秘書長

 

部分著作

企業家跨國財經法 (主編) (北京法律出版社)

財經法律與企業經營 (主編) (北京大學出版社)

認識超國界法律專文集(陳長文/馬英九主編)

法律人,你為什麼不爭氣?(陳長文/羅智強合著)

假設的同情-兩岸的理性與感性

天堂從不曾撤守

愛與正義

 

 

【索引】與總統座談:世界改變比想像快領導人須有定見

別開生面的「與馬總統觀點交流」,在主持人、理律法律事務所所長陳長文開場後,馬英九總統與嘉新水泥董事長張安平、夢想學校創辦人王文華,以及《遠見》雜誌創辦人王力行,一問一答,並現場回應,令現場聽眾留下深刻的印象,台下掌聲不斷。

作者:遠見編輯部整理 │ 攝影:林育緯
出處:《遠見雜誌》特刊2012峰會專刊

總統與三位來賓的對談,針對促進青年就業、扶植文創產業、政策與民意的角力,以及發展兩岸關係交換意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