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國家,良制是原則,兩制是例外

日前,大陸海協會副會長孫亞夫先生投書《人民日報》海外版,強調「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我感到好奇,陸方應該清楚台灣不同於港澳,為什麼依然要試圖在「一國兩制」的方向前進?

1991年,筆者以海基會首任祕書長的身分在北京面晤中共副總理吳學謙,當時擔任中共中央台辦祕書的孫亞夫就坐在吳副總理旁邊。吳副總理先提到「一個中國」原則,筆者回應:「沒有問題,因為《中華民國憲法》(和《國統綱領》)就是主張『一個中國』」。吳先生接著又提出「一國兩制」可以適用於兩岸關係,我認為他心中想到了97年之後香港和大陸的關係,因此,我對吳先生回以:「一國兩制」適用於港澳的回歸固然極有意義,但是就兩岸關係而言,「一國良制」應該是更好的選擇。事後我才曉得「一國良制」是經國先生在80年代回應中共領導人的主張。

Read more

「良制統一」 先相互證明彼此的好

洪秀柱卸任國民黨黨主席,前往黨部向同仁辭行。 記者黃威彬/攝影
洪秀柱卸任國民黨黨主席,前往黨部向同仁辭行。 記者黃威彬/攝影

「人之卸任,其言也真」,這似乎是政壇上的常態。洪秀柱卸下國民黨主席身分,在最近的專訪重提「一中同表」,反對「不統」,也可以說是一吐心聲。

洪主席出身政治犯家庭,從小苦讀出身,她是國民黨最貼不上「權貴」標籤的領導者,再加上平易近人、幽默風趣,操守又無可質疑之處;如果二○一五年洪主席願意維持「一中各表」路線,不但「換柱」不可能發生,大選也絕對可以少輸為贏,甚至有一搏的可能,選後她也會是藍營的當然共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