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選舉,從「一國兩制」到「良制一國」

香港1124區議會選舉,泛民派大勝建制派。選舉過程理性平和,對比選前半年街頭暴力衝突,著實令人放心不少。筆者認為,相較兩岸近年幾近倒退的互動,香港與北京在政治與地緣上的緊密關係,更能對促成良制發揮槓桿作用。如今,香港人民已透過選舉表達民意,盼北京能對港民對民主的冀望,在一國「兩制」承諾內給予更大空間。果如此,兩岸四地共榮於「良制」之下應能水到渠成。

綜觀1997年香港回歸以來,歷經2005、2010年政治改革、2014年雨傘運動及今年反修《逃犯條例》爭議,有三點值得注意:

一、香港社會公民意識抬頭及對民主期待殷切。

1124區選,當選者雖僅具地方諮詢功能,並沒有實際立法權,但無論是投票人數或投票率,皆是九七回歸以來之最。其所傳達的政治意義在於:香港公民意識的抬頭及對民主期待殷切。

就公民意識而言,在1984年簽訂《中英聯合聲明》時,鄧小平以「50年不變」(馬照跑,舞照跳)作為香港實行一國兩制的承諾。回歸後20餘年間,香港持續展現其國際金融中心、高度法治社會之亮眼面貌,政治改革開放進展則相對緩慢。近年幾次政改,雖未達港人對《基本法》所定特首與立法會選舉應「循序漸進」實現「普選」的期待,惟在港人不熱衷政治的想像下亦未引起重大風波。但從2014年雨傘運動到今年反修例爭議,卻引起超乎想像的眾多香港民眾關心民主議題。據報,此次區選大幅增加近40萬登記選民、選舉中許多「政治素人」出線,在在顯示香港政治環境與公民意識,已較22年前回歸時的冷漠截然不同。

相較台灣戒嚴時期黨外運動以爭取民主作為取得自由、人權、法治之手段,香港因承襲港英時期建立之專業官僚體制,自始即享有相當程度的自由、人權與司法獨立,故早先港人並未對民主有強烈訴求。但近年因貧富差距、高房價等嚴峻社會問題、基本法國安立法風波、反修逃犯條例爭議,使不少港民對行政長官(及北京當局)失望。人大常委指責香港法院裁定禁止蒙面規例違反基本法乃越權行為,也引起兩制下對香港「司法獨立」承諾不保的憂慮。換言之,港民對一國兩制信心不免動搖,亟欲藉選舉爭取對香港事務更多的自主性。

實際上,北京不必過於擔憂。此次選舉顯示的是港人對體制仍有盼望,而港人若能依法取得更多的政治參與空間,也就可以自行調節內部問題。普選,反而是北京與香港之間最佳的防火牆。

二、香港能否踐行民主法治,有賴於大陸對良制的追求。

此次區選展現港人「爭取民主」的意願,但能否持續不斷進展,仍取決於大陸是否能實現包括民主在內的良制。在「一國」命題下,若大陸領導人不能加速回應港人對民主的期待,則民主對港人而言,終究只是北京為97年收回香港的「權宜之計」,長久下來東方明珠的光芒終將逐漸黯淡。而在推動香港民主進程上,北京或可借鏡台灣從戒嚴逐步開放地方選舉進而解嚴之經驗,體認到威權政黨除能透過民主化取得統治正當性,也能在選舉中贏得人民信任。

三、促成大陸「良制」發展,港比台更能發揮槓桿作用。

筆者認為,如今的香港比台灣更能發揮促成大陸「良制」之槓桿作用,主因有三:一、民主制度在台灣因長期黨派互鬥、議事效率低落,對大陸吸引力日漸降低;二、「良制一國」的主張在兩岸尚有統獨糾葛,然香港則無對「一國」的爭議,相對容易就良制形成共識;三、對北京而言,在主導一國兩制的過程中,透過觀察香港民主化實踐,也可提升對民主制度的理解與掌握。

香港區選展現港人追求民主的勇氣,但從街頭走入議場,考驗才正要開始。雖香港議題已高度國際化(如美國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港民仍應珍惜來之不易的成果,從體制內尋求改變,切勿躁進。北京則須以仁者胸懷認清港人對民主的盼望並非「港獨」主張。積極回應港人對民主的訴求,不但不會動搖北京在港權力基礎,反能贏回港民對北京的信心。而當香港的改變促成一國兩制在2047年前蛻變為「一國良制」時,兩岸四地人民對「良制一國」的期盼將終有實現的一天。

(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20191201中國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