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別學秦檜找貓

南宋時,秦檜孫女的獅貓不見了,秦檜下令尋找,官府把整個臨安城弄得雞飛狗跳,看到獅貓就抓,無奈都不是秦檜孫女那隻,最後知府沒辦法,親自向秦檜孫女下跪求情,才總算過關。現在民進黨對待警方的態度,可與當年的秦檜類比。秦檜是為了疼自己的孫女,民進黨則是圖自己的權力,但是兩者「公器私用」的態度則是一致的。

Read more

面對考生,考選部能否更謙卑?

近日律師考試放榜,錄取率因去(107)年開始實施的400分門檻,外加今年改為司法官與律師同一份試卷、同一閱卷的雙重衝擊,創下20年新低。導致絕大部分考生痛苦鬱悶、前途茫茫。筆者所任教大學,每年畢業季時,商學院與法學院氣氛迥異。商學院同學臉上多帶著笑容,期盼畢業後一展長才的美好未來;法學院學生臉上則是淡淡的苦悶,畢業只是國考的開始,而非進入職場貢獻所學。對未能順利上榜的考生,筆者鼓勵各位再接再厲、不因此氣餒。但許多優秀同學畢業後無法考取律師的現況,也讓擔任老師近50年的筆者慚愧不已。究竟是為人師者沒有把同學們教好,抑是宛如科舉般的律師考試出了問題? Read more

請問李進勇主委:印尼能,為何台灣不能?

 

月前,印尼政府在台灣及海外多處設下為數眾多的投票所,方便海外印尼人參與印尼大選。印尼,讓國人普遍認為仍是「發展中」的國家,卻有比我們更前瞻的選舉方式─不在籍投票。相比台灣,之前的中選會代理主委陳朝建針對不在籍投票卻言:「明年總統選舉與立委選舉合併舉行,應該是沒有辦法,有困難度。」究竟中華民國的選舉制度還要落後到何時?

試想每次投票:戶籍設於高雄、北漂的大學生要返家投票,首先他必須提早搶購往返北高的車票;接著他必須承受舟車勞頓,還必須在法定投票時間趕至投票所投票。而上述情境若是在行動不便的長者身上,想必又更加艱困不便。 Read more

給大陸憲改時刻的建言

大陸兩會3月初開幕,將啟動修憲工程。這是1949年以來,中共在大陸進行的(至少)第九次憲法的制定或修訂。

本次修憲,二中全會確立「對憲法作部分修改、不作大改的原則」,筆者肯定此點。因為憲法是國家根本大法,任何法律不得與之牴觸,有其權威與穩定性,不宜動輒就憲法所規範的國家根本制度或原則大幅修改。

肯定此點之餘,筆者也要強調,維持憲法穩定性固然重要,但這並非代表憲法文本、憲法實踐應一成不變。憲法是社會契約,隨著社會快速變遷,既有的憲法條文可能早已脫離社會現實、或有保障不足之虞,自有與時俱進的必要。

相信中共中央也充分認識到這點,習近平主席才會在19大提出在「新時代」思想下,增加國監委,並主張落實人民對美好生活的要求。也才規劃修憲,將「習近平主席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入憲法。

Read more

伸張勞權,台灣需有力的勞工政黨

近日《勞基法》修正,許多人感嘆民進黨背叛勞團,許多承諾說到沒做到,給了勞工團體一種過河拆橋、用過即丟的感覺,而蔡英文總統說她是「家境好的左派」,也在網路上普遍被嘲諷。

民進黨在野時喊左,執政時喊右,固然讓勞團失望,但若深究朝野兩大黨的意識形態,就會發現其實台灣兩大黨都是「資方政黨」。

然而問題來了,既然勞工權益如此重要,事實上,全世界,特別是歐洲國家,左派政黨與右派政黨常常也勢均力敵,尤其在北歐國家,以勞權為中心的政黨,反而經常能夠執政。為什麼在台灣,不管政黨如何輪替,都是資方政黨當家?

這中間,有一部分可能是台灣民眾長期受「資方意識形態」教育,而被馴化為較能接受右傾的治理邏輯。但也有一部分是,台灣目前並無擁有足夠實力的左傾政黨,缺乏有實力也能得到社會大眾信任的左派政黨,或者以勞權為核心理念的勞工政黨。

Read more

嚴守無罪推定 是法治國基本要求

筆者在11月27日〈是恢復特偵組的時候了〉一文中,提醒檢察機關「司法如皇后貞操,不容懷疑」,希望負責偵訴的檢察官要避免陷入不當行政指導的為難處境,而憂心北檢幾件高度爭議性的起訴內容,恐遭行政權干涉的質疑。

對此,北檢「措辭強烈」地以聲明譴責筆者。於受領指教的同時,針對質疑筆者還是要先以北檢對李述德的起訴內容來說明。

Read more

是恢復特偵組的時候了

法諺有云:「司法有如皇后貞操,不容懷疑」,這不是說人民不能懷疑皇后貞操,而是皇后本人要避免瓜田李下,不能讓自己的貞節,讓國民有懷疑的空間。

檢察官也是廣義司法的一環,檢察官的獨立性也一直是觀察司法的重點。然而在實踐上,檢察官受檢察長指揮監督,檢察長受法務部長任免,而法務部長由總統、行政院長任命。因此當執政高層本身涉案的時候,自然就形成一種很詭異的局面,檢察官要來調查自己的權力來源,從制度跟人性上都產生了矛盾。

也因此,當高層首長涉案時,有所謂「獨立檢察官」制度的產生,也就是「特偵組」的濫觴。台灣如此,國外(如美國)早已如此。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