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亞那設處大內宣 重傷外交努力

拜登上台後,對兩岸各打五十大板,他一方面不支持台灣加入「以國家地位為前提」的國際組織,重新回到一中政策;一方面對中共不假辭色,表示「美國必須確保可以阻止中國的侵略」,確保對岸不將動武列為選項。

簡言之,「台灣不獨,中共不武」,這是兩岸和平最好的保證,而在不彰顯台灣主權的前提下,美國願協助台灣參與國際社會,一如馬政府的「活路外交」。

拜登看待台灣,與川普有極大的不同。川普抗中保台,是因為疫情爆發,希望將疫情的責任歸咎於大陸,而利用台灣作塑造抗中形象的工具。在其任期尾聲,川普因為民調的落後,更需要變數,期待混亂,他不在乎,或者說巴不得兩岸擦槍走火,他可藉此”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凡此種種也讓台灣的獨派好像吃了興奮劑一樣,異常亢奮。

拜登則把「抗中」與「護台」脫鉤處理,抗中是抗中,護台是護台。拜登希望兩岸和平,不要干擾他在其他議題施展手腳,而要做到這點,他必須同時對兩岸施展壓力,既向北京表示自己防衛台灣的決心,並要台灣認清「一中政策」是美國不會動搖的框架。 Read more

談萊豬 為政者勿視人民為無物

民國一一○年元月一日,喧囂數月的萊豬政策過五關斬六將「如期」實施。回顧自去年八月底蔡總統突襲「告知」開放萊豬、修改「萊劑」數值、衛福部告發蘇醫師散播謠言、立院「順利」備查萊豬命令,到地方「包圍中央」修法零檢出隨遭函告無效,人民吶喊聲隆隆,身坐龍椅的蔡總統卻是氣定神閒。軍令一下,全朝動員。一聲「懇請體諒」也宣示萊豬誤民之戰「暫時」告捷!

觀之萊豬進城前夕最後神來一筆—行政院十二月卅一日函告地方自治條例無效召開之記者會—習法出身的羅秉成政務委員善盡其為中央辯護及解釋義務,從引據憲法與《地方制度法》分析中央函告無效權限,到闡釋大法官第七三八號解釋不得比附援引支持自治條例有效性,筆者肯認其法學才識之餘,卻也為羅委員的「憲政高度」感到惋惜。 Read more

2021兩岸落實憲政 共創良制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美國《時代雜誌》將二○二○年評為「史上最糟的一年」,眾人因此期待二○二一年能為全世界帶來新氣象。對於關心兩岸事務的筆者而言,也企盼憲政制度各異的兩岸,在同樣奉行憲法、推行憲政的目標下,將二○二一年作為兩岸落實憲政的新契機,善意切磋學習、共尋「良制」。

回首二十年前,筆者初次於北京街頭看見偌大「認真學習憲法」標語,頓時感到振奮。綜觀大陸憲政歷程,繼一九五四年施行首部憲法後,又經大躍進、人民公社試驗失敗,乃至文革結束後啟動改革開放等時空變遷,共歷經至少八次憲法修正。二十載光陰倏忽,大陸憲政卻仍看似進度緩慢,故筆者對於加速大陸憲政落實的進程,有以下兩點建言: Read more

大官小官都可是政府律師

據報載,我國時隔二五三天出現本土新冠病毒確診案例。這起「打破紀錄」的案例使全國再次提升疫情管控,也引發社會對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數月以來檢疫裁罰的討論。

廿四日筆者於聯合報民意論壇讀到一位法務部行政執行署胡執行官的投書,認為指揮中心僅對紐籍機師(此次本土案例之感染源)依《傳染病防治法》課以三十萬罰鍰顯有怠惰;該機師刻意隱匿疫調,致檢疫單位險未匡列本土案例,應優先適用特別法《制定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下稱《特別條例》),在行政罰鍰之外為其嚴重違紀行為負二十萬以上二百萬元以下罰金的刑事責任。

筆者認同胡執行官所言,也欣賞其敢言、積極敦促政府的態度!既然其行為符合《特別條例》第十三條刑事責任要件,衛福部貴為《特別條例》主管機關並專責防疫,即有積極向地檢署告發的責任。 Read more

拜登兩岸政策 從歐巴馬路線看起

即將卸任川普政府的國務卿龐培歐,語焉不詳又突兀的公開宣稱「台灣不屬於中國」,牴觸了美國半世紀以來的「一個中國」政策,民進黨沒有接這個球,以「中華民國從來不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回應。其實,川普怎麼想已不重要,重點是拜登會如何而為?拜登曾是歐巴馬的副手,歐巴馬政府的路線,會是很好的參考座標。最後六十幾天的川普時代,就讓兩岸和平度過吧!

二○一六年底,川普在當選後,質疑一中政策的必要性,當時歐巴馬總統罕見的公開表示:「美、中、台長久的共識就是保持現狀。大陸承認台灣的『實體』地位,而台灣也同意只要能維持自治的權力,並不會朝向要宣布獨立。或許『維持現狀』無法滿足所有涉事者,但這的確保住了和平,也允許台灣包括在經濟上的更成功,而台灣人也享有高度自治。」 Read more

有蔡習會,兩岸就搞定了

陸委會老調重談,把中共舉辦的馬習會研討會,定義成「對台統戰」,一概否定。希求統一,這是北京的「陽謀」,但最後還是要看台灣人民接不接受。值得注意的,是陸委會說對岸主張的九二共識是「兩岸一中、共謀統一」,已經沒有包括「一國兩制」,這是一個進步;但真正完整的九二共識內容,連國台辦也承認,還要再加上「各自表述」四字。

 

至於北京當局另一個訴求「一國兩制」,這的確是台灣多數人民無法接受。但一國兩制指的是未來,而非現在;是談判的議題,而非前提,這是一國兩制、九二共識重要的差別所在。不接受一國兩制,台灣大可以在兩岸對話時表達這個立場,這與九二共識,一點牴觸都沒有。 Read more

握遙控器的是人民非政府

網路資訊發達的今日,筆者仍保有讀報看電視的習慣,出於求知若渴的心,數十年如一日。相較紙本,電視帶來更多聲光效果。可惜面對數以百計的台數卻總讓筆者不免覺得內容貧乏、粗糙,特別是本土的頻道。好在這就是媒體市場本質,即便筆者對於電視節目品質不佳有些失望,然而新聞媒體與新聞自由正是維繫民主的基石,大法官釋字第六八九號解釋已宣示「新聞自由」是憲法言論自由之保障範圍,因此不喜歡就關掉或轉台吧! Read more

先正視中華民國 再談統一

近期,兩岸間除兵凶國危,在國際「非政府」組織「名稱使用」又添紛擾。先是「中華民國野鳥學會」聲明因拒更名、拒簽政治表態文件遭國際鳥盟除名;而「全球氣候與能源市長聯盟」將「中華民國」六都會籍列於「中國(China)」,經協調更正為「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北京當局直指「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地區城市當然應被列中國項下」等語。

從這二件事看出北京當局堅持一中原則,卻不願正視中華民國政府「存在事實」及兩岸「對等地位」。

「中華民國」滅亡了嗎?答案當然為否。繼《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序言記述「一九一一年孫中山先生領導辛亥革命,創立中華民國」,歷史脈絡可循:一九一二民國元年孫先生任臨時大總統、一九四五年抗戰勝利續接國共內戰,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七日國民政府宣布遷都台北後,「中華民國政府」在台灣地區、與同年十月一日建政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在大陸地區、分治「中國」於兩岸。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