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總統的二選一考題:改變或雙辭

四年前,國民黨在地方選舉大敗,六都僅剩新北,筆者撰〈總統主席雙辭,放手是最勇敢承擔〉一文,呼籲馬總統為了台灣,應勇敢辭去總統與黨主席一職,亦於文中提出了上中下三策供馬總統參考。

當時的情勢是,「站在馬對邊,就是站對邊」,不論對馬總統如何不公道,馬總統/馬主席在選後繼續留任,已不可能再有任何政治影響力,何不直接雙辭,並且要求副總統也辭職,讓總統重新改選。 Read more

反對公投 更該去投不同意票

將迎來公投法修正後首次「十項公投綁大選」,年滿十八歲公投首投族六十萬人。有些團體呼籲「拒領、拒投」來反對某項公投,筆者提醒:這是舊法時期的認知,而在現行公投法:反對提案,就該主動領票,並投下反對票。

降低門檻後的現行法過關條件:同意票多於不同意票,且達到「投票權總人口」四分之一(四九五萬票)以上。可見「拒領票」達不到「反對」效果,反而可能放任提案通過。 Read more

酒駕悲劇不斷 政府快修法

上周台大研究生遭酒駕撞擊身亡的新聞,使筆者憶起二○一○年聽到如同子姪般的好友孩子,遇酒駕肇事而無辜離世的噩耗,是何等心如刀割。酒駕事故頻傳,固然是民眾輕忽於事態嚴重性的僥倖心態,但目前修法進度躊躇不前,除是立法怠惰,更是政府失職、失能。

筆者早於二○一三年撰文〈讓酒駕悲劇歸零,立法應完整配套〉呼籲,防制酒駕應有明確立法配套。相關法規主要涉及行政、刑事與民事,三者應具有互補、替代關係,如刑罰無法達到嚇阻效果,則應提高民事責任,或以行政措施降低酒駕可能,才能制度性防此惡習。 Read more

今年公投不成 護司法還沒完

「護司法公投」於第一階段順利達到法定提案人數,惟至八月卅一日已確定無法在「公投併大選最後期限」前完成第二階段連署,無緣於十一月底成案提交選民投票。

對這結果感慨但不意外,筆者發起公投時,即知在缺乏組織(如政黨的支持)推動、宣傳效果不佳下,不易衝過二階段連署。但此次連署仍具重大意義可與讀者分享。 Read more

給「快樂台獨賴院長」的公開信:麥當勞店長推肯德基餐…

中國大陸今天在台灣海峽實彈演習。固然演練是例行性的,但從環球時報的報導與國台辦主任劉結一的點名來看,這次的實彈演習在政治上一點都不例行,就是針對您的「務實台獨」言論而來。

我們看到您本人雲淡風清的說:「其實我們不必隨之起舞,因為很清楚中國這次是例行性演習,就緊靠著泉州灣做火砲射擊,距離金門有四十五公里之遙,距離新竹更遠超過一百公里。」

從這次演習的規模、位置來看,當然台灣可以不隨之起舞,但這只能顯示,中共當局還在自我克制。把位置對調來思考,如果您是大陸領導當局,以您的智慧,難道找不到讓台灣「非常有感」,而又無傷大局的制裁手段嗎?這只是意願跟代價的問題,今天的演習在泉州灣,下次在海峽中線呢?再下下次,到台灣外海呢?

Read more

轉型正義 為何變民主內戰?

行政院前院長江宜樺日前指出,「轉型正義如同沒有槍砲的民主內戰」,這是民進黨再次上台後,台灣人民親身感受的氛圍。

本來,民主是「用數人頭代替數拳頭」,期待的是「揖讓而升,下而飲」,當選者雖然可能只得到五十一%的選票,卻應該要以一百%的人民利益為念。

但民進黨從陳水扁到蔡英文,心態都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只想著穩固自己的支持者,其他人則「太平洋沒加蓋」,無足輕重,至於政治上的競爭對手,更不在話下。

用這樣的心態來推動「轉型正義」,自然在程序與實體上,都與「正義」南轅北轍,也在每一次選舉,擴大台灣的對立與裂痕。

當台灣的民主變成如此處境,真正受創最重,也灰心最甚的,是原本期待以台灣經驗,作中國大陸「民主化」養分的推動者們。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