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電子連署 公投玩假的?

陳長文發起推動「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陳長文發起推動「反妨害司法公正公投」。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去年十二月,公投法大幅修正,下修了連署與通過門檻,並且立法明定以「公投綁大選」為原則,也讓今年的公投提案百花齊放,並且都希望藉由縣市長選舉的高投票率,來讓直接民意有表達的機會。

然而,公投法雖下修連署、通過的門檻,但是真正決定性的影響,在於以法規明訂電子連署系統的建置。

過去的公投,只有國民黨和民進黨二大黨有足夠的組織能力連署幾十萬份公投成案,只是在投票時,投票率無法達到門檻。因此公投法連署、通過門檻的下降,確實有利於公投的成案。

但是對於一般民間團體來說,即便是下修後的連署第二階段的廿八萬人門檻,還是極為困難。不是說提案沒有廿八萬人支持,而是要如何接觸到他們呢?

Read more

陳師孟正在清算未來的蔡英文

說起「法治」二個字,對於不是學法律的人來說,有點抽象,有點模糊,有點隔閡感。我也不想用太學理的方式來談法治,我用一句話,來告訴大家,什麼是法治?

法治就是蔡英文的守護神!而陳師孟,正在殺害蔡英文的守護神!

Read more

十九大之後 大陸對台已不在意…

十九大之後,在我看來,大陸現在對台的心態已經全變了。這將是台灣最大的危機,也是我憂心的事。

現在大陸只是「口頭上」在意台灣問題,「心理上」已不在意台灣問題。因為大陸有自信,時間站在他們那一邊,所以,就放著、拖著台灣,讓已成仇中大本營的台灣,一步步的走下坡,這是一種「理性的計算」。

Read more

愛台也愛陸 再多些盧麗安

台灣有許多來自台灣以外的配偶,特別是三十年前開放探親後,因為語言相通的關係,一半以上的比例是大陸籍配偶。他們來到台灣,組成了台灣的家庭,也就應該是台灣人了,可是從法律上,卻是處處受到歧視(和原其他國籍配偶比較)。

拿到身分證的時間、應考試服公職的權利,前婚姻子女來台依親……很長一段時間,台灣政府、台灣社會看陸配,也總是戴著一副有色眼鏡。他們也常常被問到,「你是愛台灣,還是愛大陸?」

「怎麼會問這種問題呢?」一位陸配說,「我父母住在大陸,自己跟子女是台灣人,當然是兩個都愛啊!」

Read more

當台灣成焦土 撐「不止兩周」又如何

行政院長賴清德(右)赴立法院備詢施政報告,立委呂玉玲再問國防部長馮世寬(左),兩...
行政院長賴清德(右)赴立法院備詢施政報告,立委呂玉玲再問國防部長馮世寬(左),兩岸若戰有信心捍衛台灣嗎?馮部長則以大聲回應「有」。 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記者許正宏/攝影

如果兩岸開打,台灣可以撐多久?國防部長馮世寬說,前國防部長李天羽認為我方能撐兩周,但由他來打,就「不止兩周」。

共軍若犯台台灣可撐多久?這本就不是一個好答的題目。

Read more

白吃午餐惡習,賴清德能扭轉?

準閣揆賴清德。 聯合報系資料照片/記者劉學聖攝影
準閣揆賴清德。 聯合報系資料照片/記者劉學聖攝影

林全下,賴清德上,看似有新氣象,又好像「舊瓶裝舊酒」,只是為了因應民進黨權力布局的變化。

回顧民進黨政府過去一年多的表現,我想到高希均教授四十年來文章的提醒:「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

不要有核廢料、空汙、電價調漲,又不想缺電;不願面對開放的競爭,又想要有更多的投資;不願承擔兩岸對抗的風險,又想要繼續以意識形態來謀求政黨的利益…,細看蔡總統選前的政見,其實多是「白吃的午餐」,如今支持度低落,也就是「國王新衣」的故事重演。

那麼,賴清德市長接任,能夠扭轉這個局面嗎?

Read more

機場通關「小事」 前瞻「大事」

桃園機場旅客入境通關人潮擁擠。 聯合報系資料照
桃園機場旅客入境通關人潮擁擠。 聯合報系資料照

目前,外國旅客(包括大陸地區人民)於桃園機場入境通關的時間需要一小時左右,如果遇到人潮擁擠的時刻還可能更久;相較之下,筆者日前造訪加拿大,重遊在加拿大留學故地,在溫哥華機場通關時間僅需廿分鐘,自動通關、完全數位化(go digital),讓筆者極為驚豔!也讓筆者有一個深刻的感覺,現在台灣「前瞻」吵得沸沸揚揚,但「前瞻」之路,其實軟體比硬體更重要。

桃園機場也有自動通關的服務,但不對沒有居留權的外籍人士開放,相較之下,對外國旅客來台的便利性就大打折扣了。這對觀光因陸客不來,面臨衰退危機的台灣觀光,更不是什麼妙事。

Read more

張月英的堅持 司法能不感羞恥?

新北市張月英女士10年前在永和的市場擺攤做生意,無端被誣控騎機車在中和撞傷路人肇...
新北市張月英女士10年前在永和的市場擺攤做生意,無端被誣控騎機車在中和撞傷路人肇事逃逸,案子歷經10年審理,張不甘冤曲,聲請再審8次,台灣高等法院判她無罪,檢方不再上訴,全案定讞,張月英終於洗刷冤屈。圖/摘自平冤協會

如果不是在新聞看到,可能會以為這是某部黑色幽默電影的劇情,張月英女士被訴肇事逃逸,並遭法院判刑定讞,但實際上是警方弄錯了報案人所述的車號,把肇事機車的「DMX」,記錄成張女士所騎的機車車號「DNX」, 而這一錯,竟連續成為檢方、法院的再錯、三錯,讓張女士遭到判刑、受冤十年,為了這M變N的一字之差,張女士走向「法院人生」,十年時間奔波於法院,為平反冤屈奔走。

這讓筆者有二個很大的感觸,其一,可以想像張女士心中有多大的冤苦,但令人敬佩的是,她為爭清白,捍衛名譽,十年來努力學法,費盡千辛萬苦尋找不在場證明,即使案件定讞,也易課罰金執行完畢,她依然不放棄地一再提起再審。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