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貞昌律師忘了法律人的誓言嗎?

親愛的蘇律師,為了讓我可以好好的寫這一封信,首先容我「對號入座」一下,如果,你所謂的「馬英九的律師密友」是陳長文。那麼,我可以先告訴您,你說這位「律師密友」「早在幾個月前,已經到香港為港府反送中解套、擘畫。」先別說無官無職的長文,沒有「能力」去為港府反送中解套。事實上,過去一年,我根本沒去過香港。

然而,有些政治人物的說謊已是常態,所以,我也不意外「蘇院長」的栽贓抹黑。只是有些感慨,為了政治,人性竟是如此廉價。

Read more

請問李進勇主委:印尼能,為何台灣不能?

 

月前,印尼政府在台灣及海外多處設下為數眾多的投票所,方便海外印尼人參與印尼大選。印尼,讓國人普遍認為仍是「發展中」的國家,卻有比我們更前瞻的選舉方式─不在籍投票。相比台灣,之前的中選會代理主委陳朝建針對不在籍投票卻言:「明年總統選舉與立委選舉合併舉行,應該是沒有辦法,有困難度。」究竟中華民國的選舉制度還要落後到何時?

試想每次投票:戶籍設於高雄、北漂的大學生要返家投票,首先他必須提早搶購往返北高的車票;接著他必須承受舟車勞頓,還必須在法定投票時間趕至投票所投票。而上述情境若是在行動不便的長者身上,想必又更加艱困不便。 Read more

失了人權心 人權之衣也將毀

有一位慈善家,走到哪裡都受到人們的敬愛。他的一位鄰居希望能和他一樣受人尊敬,於是買了一件和慈善家一模一樣的衣服穿著上街,但大家對他還是不理不睬,他很生氣的咆哮:「我和慈善家穿的一模一樣,為什麼你們還是不理我。」這時,一位長者告訴他:「我們敬愛的是慈善家的心,而不是他的衣服。」

從一九八七年解嚴後,這三十年來,中華民國的民主不斷進步,而所謂的「進步」,其核心的指標,就是我們對人權一天比一天的重視。我們不只是民主國,更是「人權國家」。

然而,我們現在還是「人權國家」嗎?在政黨輪替後的這二十個月,我擔心,也愈來愈沒有把握。這麼說吧,我們即便還不能說是「非人權國家」,但我們對人權堅持的信念,卻一點一點在流失中,繼續下去,我擔心,有一天,我們回頭一看,會忽然驚覺,我們已成了一個不講人權、不在意人民自由與尊嚴的國家。

這些擔憂,並不是無所本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