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中原則才是活舞台

近日捷克議長率團來訪中華民國,更在立法院裡發表演說,演說的最後仿效當年美國前總統甘迺迪於1963年訪問西德時,為表示對柏林人的支持所言「我是一個柏林人」,因此自稱「我是台灣人」。然而,演講完畢捷克議長也不忘特別強調雖自稱台灣人,卻不認為違反「一中原則」。另外,上月底所舉行的美台經濟合作展望線上研討會,與會的美國國務院亞太助理國務卿史達偉在演說中強調,美國長久以來的「一中政策」並無改變,美國對台灣的主權問題也不會表示立場,會持續與台灣保持友好的「非官方關係」。

兩件事情對於中華民國能見度提升或有幫助,但值得關注的是這兩位「客人」都比「主人」來得清楚,一切的交流與前提仍是建構在「一中原則」之下。不是友邦、也無邦交,嚴格來說依舊是「非官方」的互動與交流。這些交流有總比沒有好,「官方」與「非官方」也不是那麼重要,重要的是交流了什麼;做人也是如此,不是嗎?但假如執政黨藉此誤認互動的本質而「藉機謀獨」,以為外國人們的所作所為均是對「台獨」背書,不僅是對於自我價值與中華民國國家認同之背叛,更把台灣推向戰爭的危險邊緣,領導人該戒慎恐懼而非醉夢於自我想像的「外交泡泡」之中,甚至把歪腦筋動到在國際上作為代表中華民國子民的「護照」之上。 Read more

中華民國 僅此一家、絕無分號、無須加註!

近日兩件事都與「中華民國」有關。其一,外交部去「中華民國化」,在官方臉書輕率明示本月索馬利蘭台灣代表處揭牌因未有「中華民國」國號而認為少了不必要的贅字、感到「酥胡」;其二,筆者重讀去年底清華大學教授楊儒賓所撰《正視國府渡海遷台的日子》一文。

對比之下,兩者對於「中華民國」的解讀與觀感截然不同。在楊教授筆下是一個讀書人對於中華民國近代史的忠實陳述並且替看似落難的「中華民國」打抱不平。

楊教授一針見血指出假如沒有國府四度遷都,民國38年4月,南京遷廣州;10月,廣州遷重慶;11月,重慶遷成都,12月7日經行政院會決定從成都渡過大江大海到台北,歷經比共軍兩萬五千里長征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南渡至台北,便沒有這部延續自民國35年起制定於南京、象徵中國現代化的首部華人憲法;沒有憲法便沒有「政府組織」與「基本人權」,所有今日習以為常,宛如空氣般的民主、自由、法治,將因中華民國之不存,而無以安傅。國府南渡代表中華民國得以永續,否則中華民國早已是歷史名詞,怎能不銘記在心? Read more

兩岸重開機只需要一個小朋友

民進黨籍的考試委員提名人吳新興,在立法院接受詢答時,坦承「民進黨不是台獨黨」,這可以說是公開戳破了民進黨的國王新衣,接下來考驗的反而是國民黨該如何應對。

一直以來,民進黨的兩難困境是:推動台獨,國際框架不允許;不推動台獨,又會引來基本教義派「背叛」的質疑。蔡英文總統上台後,終於找到解決的方法,她一方面維持「終極統一」、「兩岸一中」的憲政體制;一方面找到機會,就與北京當局互嗆,來讓青年族群覺得民進黨是站在北京的對立面。

除了轉移獨派壓力外,「仇中」對於民進黨,還有兩大好處: Read more

於情、於理、於法都應讓小明回家!

自2月(農曆新年假期)至今,部分具中華民國血緣的學童仍滯留大陸無法回台,也就是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口中的「小明」。這些「小明」是台灣地區人民與陸籍配偶在大陸所生的小孩,他們在台設有學籍、加入健保,以居留方式在台灣生活。他們只是在年假期間到大陸探親,卻因為疫情爆發已長達半年無法回台團聚。無論各界如何聲援,仍喚醒不了陳部長、蘇院長、蔡總統的同理心。日前多位小明的父母至疾管署陳情,看著這些為人父、母的在大熱天裡高舉「防疫不斷親情、兩地相思好無情」、「總統部長解禁令、孩子平安回家聚」,讓筆者感嘆疫情已趨緩到部分地區商務客都能在近期解禁,近日更已開放2238名境外生返台,台灣地區人民的骨肉回台團聚為何仍遙遙無期? Read more

要把陸生lock down到什麼時候?

根據教育部最新資料統計顯示,2018年大專院校境外學生仍以來自大陸地區計2萬9,960人(占23.6%)最多,兩岸學生得齊聚於台灣高校、一同學習,乃前總統馬英九於2011年開放陸生來台之成果,透過持續深化與交流,從象徵「陸生元年」至今,已將屆滿十年。

但自疫情爆發之初,政府暫緩回鄉過農曆年的陸生返台上學,不僅大大影響「陸生」受教權,更使應屆畢業生生涯規劃面臨諸多不確定。一個學期已過,新學期將至,據報載目前仍有2.6萬名境外學生無法來台(陸生7463人)。

其中更有8000名畢業生(陸港澳生約2500人),加上9月分即將來台的1.6萬名新生,則有將近4.2萬名學生等待教育部與指揮中心的「明確」指示。 Read more

下一步武統?民進黨在想什麼?

在兩岸民粹對撞,仇恨循環一觸即發的時刻,據報導「中國鷹派第一人」解放軍退役少將喬良,日前發表文章表示「台灣問題的本質是美中問題」,「一切事業都必須給實現民族復興讓路,包括台灣問題的解決。」喬良的論述,與北京過去的立場有顯著的不同,軟中有硬,對台灣來說,是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喬良的文章,若得到北京當局「默許」,那麼台灣值得稱喜的是,至少北京當局是理性的,尚分得清輕重緩急。雖然「武統」仍是兩手政策的大籌碼,但喬良所述體現出對大陸而言,「武統」不是做不做得到的問題,重點是划不划得來、綜效高不高。至少目前為止,北京當局清楚認知到,「武統」未必划得來。

為什麼划不來?因為喬良正確指出對北京而言「十四億人的幸福生活」(民生主義)凌駕任何目標之上,甚至也考慮到武統之後,如何管理台灣,「難道一直軍管下去不成」(民權主義)?若北京當局真有「民生、民權優先」思維,那麼全中國整體的繁榮與興盛,將不再只是空談。 Read more

香港的事,就是我們中國人的事!

據報載,人民代表大會於5月28日在北京通過關於制定「港版國安法」的決定,未來預計最快6月將正式通過立法,並納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之中。2003年,港府曾欲依《基本法》第23條制定國安法,引發港人抗議而未果,此時人大直接制定國安法的決定再次令爭議浮上檯面。此外,由於《基本法》第39條規定,對香港居民權利與自由之限制,不得違反《聯合國兩公約》(特別是《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這也使外界擔憂人大通過國安法會否影響公約所保障之言論、集會與新聞自由等權利,逐漸改變鄧小平上世紀對「一國兩制」的承諾。

香港1997年脫離英國統治、主權移交北京時,鄧小平曾於《中英聯合聲明》承諾: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現有資本主義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作為與香港比鄰、血脈相連的台灣,我們該對此事件高度關注的立場有二:一是基於維護法治與人權的角度,假若人大未來立法確定有侵害法治與人權之虞,則我們應當仁不讓與港人站在一起;再者,更重要的是基於同為「中國人」的這層歷史、政治甚至情懷因素,使我們比起世上其他國家更該加倍關注港人的福祉問題:香港的事就是台灣的事、更是全中國人的事! Read more

多元一體 歐盟經驗反思兩岸未來

每年五月八日和九日是個特別的日子。

五月八日是「世界紅十字日」,為的是紀念紅十字運動發起人亨利.杜南先生(Henry Dunant 1828-1910)終其一生致力於消弭戰爭與人道救援的志業。

五月九日則是「歐洲日」,紀念二戰後一九五○年五月九日法國外長舒曼(Robert Schuman)向西德總理阿登諾提議:因煤鋼是製造武器關鍵資源,為遠離戰爭,追求永久和平,兩國應成立煤鋼共同體。共同體即為今日歐盟前身。

此外,五月八日與九日還是二戰歐洲戰區終戰日(因德國投降生效日是歐洲中部時區八日,對俄國與東歐國家是九日)。這個關於「戰爭與和平」的巧合關聯著實特別。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