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了人權心 人權之衣也將毀

有一位慈善家,走到哪裡都受到人們的敬愛。他的一位鄰居希望能和他一樣受人尊敬,於是買了一件和慈善家一模一樣的衣服穿著上街,但大家對他還是不理不睬,他很生氣的咆哮:「我和慈善家穿的一模一樣,為什麼你們還是不理我。」這時,一位長者告訴他:「我們敬愛的是慈善家的心,而不是他的衣服。」

從一九八七年解嚴後,這三十年來,中華民國的民主不斷進步,而所謂的「進步」,其核心的指標,就是我們對人權一天比一天的重視。我們不只是民主國,更是「人權國家」。

然而,我們現在還是「人權國家」嗎?在政黨輪替後的這二十個月,我擔心,也愈來愈沒有把握。這麼說吧,我們即便還不能說是「非人權國家」,但我們對人權堅持的信念,卻一點一點在流失中,繼續下去,我擔心,有一天,我們回頭一看,會忽然驚覺,我們已成了一個不講人權、不在意人民自由與尊嚴的國家。

這些擔憂,並不是無所本的。 Read more

沒有藍圖,人民當然「茫」,該覺醒了

二○一七年即將到了尾聲。《聯合報》選出今年的年度代表字為「茫」。這一年,整個台灣「從內到外」都「茫茫然」,我覺得「茫」作為今年的代表字十分貼切。

台灣的民主曾經是世界人人稱羨的制度。解嚴三十多年過去,人民也漸漸體會到民主的優點與其局限。透過定期選舉,人民能夠用選票「換人做做看」,展現責任政治,是民主的優點;但當政黨只有選票的藍圖,沒有施政的擘畫時,民主理想中選賢與能的功能也就沒辦法落實。討好各方的結果,政策反覆,讓人民「無感」,也讓人無所適從。這就是為什麼人民「茫」的原因。

Read more

伸張勞權,台灣需有力的勞工政黨

近日《勞基法》修正,許多人感嘆民進黨背叛勞團,許多承諾說到沒做到,給了勞工團體一種過河拆橋、用過即丟的感覺,而蔡英文總統說她是「家境好的左派」,也在網路上普遍被嘲諷。

民進黨在野時喊左,執政時喊右,固然讓勞團失望,但若深究朝野兩大黨的意識形態,就會發現其實台灣兩大黨都是「資方政黨」。

然而問題來了,既然勞工權益如此重要,事實上,全世界,特別是歐洲國家,左派政黨與右派政黨常常也勢均力敵,尤其在北歐國家,以勞權為中心的政黨,反而經常能夠執政。為什麼在台灣,不管政黨如何輪替,都是資方政黨當家?

這中間,有一部分可能是台灣民眾長期受「資方意識形態」教育,而被馴化為較能接受右傾的治理邏輯。但也有一部分是,台灣目前並無擁有足夠實力的左傾政黨,缺乏有實力也能得到社會大眾信任的左派政黨,或者以勞權為核心理念的勞工政黨。

Read more

嚴守無罪推定 是法治國基本要求

筆者在11月27日〈是恢復特偵組的時候了〉一文中,提醒檢察機關「司法如皇后貞操,不容懷疑」,希望負責偵訴的檢察官要避免陷入不當行政指導的為難處境,而憂心北檢幾件高度爭議性的起訴內容,恐遭行政權干涉的質疑。

對此,北檢「措辭強烈」地以聲明譴責筆者。於受領指教的同時,針對質疑筆者還是要先以北檢對李述德的起訴內容來說明。

Read more

暴風說話 誰還聽小溪低吟?

「在暴風雨說話時,我們誰還去聽小溪的低吟呢?」我很喜歡黎巴大文豪紀伯倫寫的這段詩句。

網路時代似乎有一個特徵,說話必須重鹹,否則就沒有辦法引起公眾的注意,大家就會聽不到自己的聲音。也由於大家被養成了在話語上「非重鹹聽不入耳」的習慣,公眾人物也受到了影響,投閱聽眾之所好,也得把話愈說愈難聽,例如不久前,台北市長柯文哲在臉書上罵網友是「王八蛋」的風波,卻贏得了五十萬讚,即是一例。

鼓勵人心、春風教化的正面力量,漸漸不存,其結果是,到處都充滿了語言暴力,也增加了社會的戾氣。

Read more

【轉載】陳長文騎平衡車「挺國旗」 祝「中華民國」國慶萬歲

▲▼陳長文騎平衡車挺國旗。(圖/翻攝自羅智強臉書)

▲陳長文騎平衡車挺國旗。(圖/翻攝自羅智強臉書)

政治中心/綜合報導

國慶舞台、邀請卡沒有國旗,遭藍營痛批是去「中華民國化」,並且號召群眾在10月10日國慶日當天,在國父紀念館響應「愛國旗愛國家」國慶大會,律師陳長文也拍攝一段騎平衡車舉國旗的影片「挺國旗」。

羅智強在臉書當中,PO出陳長文律師的影片表示,酷!陳長文老師!非分享不可,我愛國旗,中華民國生日快樂!影片中陳長文律師則在體育館中,其平衡車舉著國旗,高喊「中華民國國慶萬歲」。

Read more

迷了路的國慶

國慶演說 聚焦蔡互動新模式

5日,總統府前工人們正在加緊搭建慶祝中華民國106年國慶大會的舞台和設備。(本報系資料照片)

 

「男孩陳長文,7歲,福建福州人,於昨天下午在新公園內與家人走失…」,民國40年,年僅7歲的我就「榮登」上報紙的版面。這是我「第一次」上報紙。

那是政府遷台第1次國慶閱兵,大人帶著村子(眷村)裡的小孩去玩,現場人山人海,連同我在內總共有5位小朋友迷路了,被好心人士送到警察局裡。

那個年代大家的生活條件普遍不好,娛樂有限,因此每年的國慶可以說是非常重要的盛事。後來的幾次閱兵,我們幾個小鬼都是前一天晚上就從家裡跑到總統府附近占位子,憲兵看我們是小孩,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