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制一國 國軍要當英雄非烈士

美國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維森日前表示,中國大陸未來五到十年的最可能軍事目標,「台灣首當其衝」。對此,新上任的國防部長邱國正則回應:「自己的國家自己救,不考量美軍幾天能來馳援,中共要打多久,我們就陪多久。」從民進黨政府上任以來,國防部的發言,常常充滿「悲壯」之感,包括去年的八二三砲戰紀念場合,「戰到最後一兵一卒,也絕不會讓敵人越雷池一步」的講話,白話英文翻譯就是,「over my dead body」。

戰到一兵一卒,用嘴巴說固然簡單,但然後呢?回顧歷史,哪一場戰爭不是「古來征戰幾人回」,一旦參戰就是徹徹底底的輸家。筆者是軍人遺孤,父親陣亡在四川邛崍山,應該有資格說這句話:「國軍不能怕死,總統不能不怕軍人死」,中華民國國軍應該是英雄,而非僅僅烈士。筆者的父親民國卅八年來台,家人尚未安頓妥當,隨即「奉命」回到前線,去進行一場事後看來必敗的戰役,到今天,筆者始終不解,當時的「命令」有何意義?

七十年後的今天更不用說,讓盡忠職守的國軍,「奉陪」共軍到一兵一卒,對台灣的意義何在?所有三軍將士都知道,如果兩岸開戰,他們不是為了二千三百萬人的民主自由捐軀,而是因為民進黨的莽撞挑釁,為了執政當局的私欲,而付出了寶貴的生命。邱部長(前任國家安全局局長)當然知道這個不能說的祕密。

軍事是政治的延伸,邱部長也坦承,雖然中共目前沒有辦法以正規作戰對台灣有動作,「但一旦吃了秤砣鐵了心,要打的話沒有不可能的,是具備這能耐的。」意思是,中共現在沒有選擇武力犯台,不是打不贏台灣,而是「不划算」,但若有一天民進黨讓北京覺得,打台灣是「划算的」,那中共當然有這個能力。民進黨的所做所為,卻無時不在增加北京攻台的合理性。

近期蔡政府似乎也想要戒掉「仇中」這個政治嗎啡,筆者肯定陸委會主委邱太三口中兩岸應有「建設性模糊」,但這個模糊仍得要北京埋單,而「兩岸同屬一國」是大前提,至於這一國是那一國,有各說各話的空間。在「一中」的框架下,九二共識其實已經是一個對台灣最有利的內容,只是民進黨因為過去反對九二共識太久,於是希望跟北京協調,能否把九二共識換個模糊的名字,給民進黨一個台階下。

要讓九二共識「換湯不換藥」,現在邱太三雖已重提「中華民國憲法」與「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既然如此,那不妨直接表明:「兩岸同屬中華民國」,讓兩岸向「良制一國」的目標邁進,戰爭絕對不是選項。果如此,北京即便不能接受大陸屬於「中華民國」,但民進黨毫無保留的承認「兩岸同屬一國」,這也就明白表示放棄台獨,是兩岸最好的東風雨露,也讓北京沒有升高兩岸緊張對峙的理由。這樣的政府,也才值得軍人的效忠。邱部長要請蔡總統讓中華民國國軍當英雄,而不是烈士!

(作者為中華民國國民)

20210322聯合報

良知、熱情、本事:致準大學生

近日學測放榜,隨著新聞刊出大學申請資訊等系列報導,不難想像眾多高三生們正為如何選擇一條「正確」的道路而猶豫難決的模樣。再想到老師家中也有年齡相近的孫兒,更讓在大學除了講授法律學科也兼任通識課程的我,想跟同屬孫輩的「準大學生們」談談人生的視野。

首先,老師想分享自己的小故事。五十多年前老師從法律系畢業後跟隨了兄姊的腳步出國讀書,回國後在大學教書也成為執業律師,因緣際會下又投身於人道關懷及兩岸事務工作;過程中體認到「幸福是一個總體的概念」,服務弱勢、熱心公益是值得每個人終身投入的志業,而行進中也不當然確定自己是否正走在所謂的「康莊大道」上。

老師可以體會當前的你們對於未來感到不確定,正因為前途未知,希望你們認真了解身處的時空環境,想像大學畢業後的你們,將處在一個充滿機會和挑戰的局面:例如,世界正朝零碳排放目標邁進,物聯網(包括數位貨幣)的應用技術也將更加先進!

雖然往後的世界潮流將會因為不再能遵循「傳統」而顯得較難掌握,但也代表著將有更多契機等待你們探掘。老師建議大家在立定志向時不以「錢途」、「市場飽和度」等世俗標準衡量,而應傾聽初心、遵從自己的想法。「為善者成」(Doing Well by Doing Good),堅持信念並且視挫折為禮物,必定會展現出精彩的人生!

追尋理想的過程中,唯有心懷正念才能擁抱未知並與壓力共處。老師特別選了六個字,三個重點送給大家:「良知、熱情、本事」。「良知」是為人之根本,經由後天的教育環境形塑後,進而內化為辨明善惡,知所為、知所不為、能者多為的處世鐵律;若奉行良知,不僅能心懷「熱情」的保有同理心及好奇心探知事物,亦能鍛鍊出終身學習的「本事」。本於三者,於「利己」充實自我後也不忘「利他」,保障弱勢者的程序正義、伸張實質正義,切莫見利忘義;果如此,將使「職業」發展成「志業」,過「生活」昇華為享受「生命」。

老師總是鼓勵同學關心政治,尤其國際政治及兩岸局勢的脈動更將影響今後當家作主的你們。放眼世界,幸運的我們不若有些國家的人民面臨飢荒、政局動盪之苦,只是地球村也是一個總體概念,居於其中的我們不可獨善其身;回顧周遭,不論是歷史事實或是地理位置的現實因素,面對大陸是台灣永遠無法背棄的挑戰。因此,希望你們關心世界及兩岸關係,以期未來能為世人及兩岸人民戮力貢獻。

最後,隨著六月畢業在即、九月大家就要踏進大學校園,老師要祝福身為準大學生的你們:以良知、熱情、本事作為人生中的北極星勇敢逐夢,成為利己也利他的優秀公民!

(作者為老師、律師、志工)

20210315聯合報

藍白合 誰帶頭衝鋒?

江啟臣與柯文哲會面,吹皺國民黨內一池春水;藍白有如三國時代的蜀國跟吳國,合則尚可一戰,分則會被各個擊破。所以問題不在要不要合,而是怎麼合,「誰帶頭衝鋒」?

二○二四,柯文哲看起來是選定了,但形勢並不當然有利於他。畫出柯文哲的當選路徑,可能性最高的就是民眾黨與國民黨協調整合一位最強的候選人-柯文哲自己,然後團結在野陣營,一舉完成政黨輪替。

在野陣營如何「整合出一個最強的候選人」,方式很多,最乾脆、有前例的就是「二階段民調」,國民黨初選通過的候選人,跟柯文哲再比一次民調,輸的退出,贏的參選。

二○二四對於國民黨來說,有四個理由,可以支持跟柯文哲進行二階段民調:

一、二階段也有可能是國民黨的候選人勝出,就可以得到民眾黨支持者(十%)及泛藍(包括新黨及親民黨)的好感,當然有助於當選。

二、不論二階段誰勝出,國民黨的區域立委候選人都更有贏面。

三、就算是柯文哲當選,也需要國民黨的人才。

四、「三腳督」國民黨更沒有當選的希望。

撇開國民黨的小算盤,從「制衡民進黨」的角度看,藍白當然要合,雖然國民黨與民眾黨的理念並不完全相同,但「不是民進黨」就是一個最大公約數。

國民黨或民眾黨不論誰執政,不會箝制言論自由,不會多數暴力,不會關說司法,不會雙重標準、會同意兩岸一家親,這就是藍白要整合的道理。

要培養二○二四「二階段民調」的氛圍,必須從二○二二開始。如果二○二二的縣市長選舉,國民黨與民眾黨就以「二階段民調」共同推出人選,那對國民黨其實是有利的。因為到目前為止,民眾黨還是接近於柯文哲的「一人政黨」,二○二二看不到什麼人選,包括黃珊珊在內,可以在二階段民調贏過國民黨候選人。

但就算黃珊珊贏了,以羅智強或蔣萬安為例,無論誰成功的在國民黨內初選贏了,但是在二階段民調輸給黃珊珊怎麼辦?

如果這個情況發生了,那我會建議智強或萬安,「趕快去領黃珊珊的志工背心,也幫我領一件!」畢竟,選舉就是要推出最強的候選人,你也選,黃珊珊也選,那很可能就是民進黨當選了。

至於國民黨籍市議員擔心的民眾黨「分票」問題,目前民眾黨有穩固的十%支持度,本來就會有市議員席次。藍白合不合,與多席次選舉的關係不大。

總之,江啟臣主席與柯文哲同台的決定,我百分之百的支持,這才是最大在野黨主席應該有的胸襟與膽識。至於國民黨內有志大位的人,也應該要有信心和準備,在二階段民調贏過柯文哲(及黃珊珊)。

(作者為法學教授、律師)

20210301聯合報

投對票,選票可治國興邦

中華民國一○八年最後一天的震撼彈,莫過於民進黨藉國會過半優勢,通過極具爭議的「反滲透法」。

筆者感慨,一九四九到二○一九兩岸分治七十年,台灣曾戒嚴四十年,自一九八七年解嚴至今持續實踐憲政,落實自由、民主、法治堪為亞洲之典範。然而,在時間倉促,完全未經討論、條文內容規範不清之狀況下,民進黨為貫徹其反中、抗中、台獨的黨意,「甘冒大不諱」執意訂定「反滲透法」作為前年一一二四大敗後延續執政的手段,踐踏得來不易的多元民主社會。此「惡法」不僅為難了台灣兩千三百萬善良子民,更試圖扼殺自馬英九任內八年持續推展的兩岸交流成果。

Read more

蘇貞昌律師忘了法律人的誓言嗎?

親愛的蘇律師,為了讓我可以好好的寫這一封信,首先容我「對號入座」一下,如果,你所謂的「馬英九的律師密友」是陳長文。那麼,我可以先告訴您,你說這位「律師密友」「早在幾個月前,已經到香港為港府反送中解套、擘畫。」先別說無官無職的長文,沒有「能力」去為港府反送中解套。事實上,過去一年,我根本沒去過香港。

然而,有些政治人物的說謊已是常態,所以,我也不意外「蘇院長」的栽贓抹黑。只是有些感慨,為了政治,人性竟是如此廉價。

Read more

美陸台三角 台不當馬前卒

川普與蔡英文上任迄今,北京─台北─華盛頓的三角關係變化,令人目不暇給,但關心台海安全、兩岸人民福祉者,看到民進黨的政策路線,奠基在毫無保證的川普「善意」上,不得不憂心忡忡。

蔡英文上任後,先是偏離「遵守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的憲政承諾,讓兩岸關係陷入僵局;去年選舉大敗後,蔡英文又激化「辣台妹」路線,以衝撞兩岸關係,挽救自己的民調。

其實依兩岸憲法,現狀就是「一國(中國)兩制(民主政治vs.一黨專政)」,雖香港過去廿二年的經驗,讓北京「以共產黨為首的一國兩制」立場,對台灣人民毫無說服力。然另一方面,民進黨明知無法更改「兩岸同屬中華民國」的憲法框架,卻又在不同場合一再明示台獨意圖。如:在外交部五月六日批評大陸阻我參與世衛大會的新聞稿中,甚至出現「台灣就是台灣,具有完整的國格,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之字眼。民進黨的舉措,也讓台灣處在一種自我否定的矛盾困境。

Read more

民進黨誰在乎「民主進步」?

 

民進黨初選僵持不下,賴清德提出新方案,就算自己民調領先,「如果賴也輸韓」,或者「如果蔡也贏韓」,賴清德願意主動退出,支持蔡英文競選連任。

客觀來看,這不叫「更改規則」。打個比方,蔡英文要的是跑一百公尺變成跑兩百,直線變彎道,PU變紅土;而賴清德則是不改變規則,只是如果跑到後段,發生某些情境,他願意在終點線前停下來,禮讓蔡英文。

 

當然,這樣的「讓」,陰謀論者會說不安好心,會說賴清德是要凸顯蔡英文的「弱」,是要表示自己的胸懷大度、全力為黨。那麼蔡英文也可以不接受賴清德的「讓」,正面對決。

現在民進黨的初選情勢,雙方都做過私下民調,知道怎麼樣的規則對誰有利,於是落後一方想盡一切辦法要重新修正。蔡英文是現任總統,掌握資源,自然可以影響中執委的意向,用台灣通俗的話講,就是「博歹賭」。

Read more

蔡總統的二選一考題:改變或雙辭

四年前,國民黨在地方選舉大敗,六都僅剩新北,筆者撰〈總統主席雙辭,放手是最勇敢承擔〉一文,呼籲馬總統為了台灣,應勇敢辭去總統與黨主席一職,亦於文中提出了上中下三策供馬總統參考。

當時的情勢是,「站在馬對邊,就是站對邊」,不論對馬總統如何不公道,馬總統/馬主席在選後繼續留任,已不可能再有任何政治影響力,何不直接雙辭,並且要求副總統也辭職,讓總統重新改選。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