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芬芳 不在邦交國數

「玫瑰就算換了名字,也依舊芬芳。」是莎士比亞在《羅密歐與茱莉葉》中的一句話。我想以此開頭,從國際法與國際政治的角度來談談,什麼是國家?

國台辦十月底稱「台灣從來就不是一個國家」。陸委會回應說「中華民國是主權國家,擁有自己的憲法,由人民選出國家領導人,並與22個國家建立邦交,是客觀存在的事實。」

重國家間實質往來

1933年《蒙特維多關於國家權利與責任公約》關於主權國家的四要素是:(一)一定數量的人民、(二)一定界限的領域、(三)政府、(四)與他國交往的能力。依此「傳統」國際法,中華民國無疑是主權國家,但陸委會的立論基礎,拘泥於「22邦交國數」的形式交往,作為論證我國「與他國交往的能力」,不僅限縮了「現代」國際法對主權國家應有詮釋,也因此可能錯判了情勢,對中華民國是不利的脆弱論證。可從三方面看: Read more

帳戶解凍 國民黨勿再飲鴆止渴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定黨產會處分違法,在訴訟確定前解凍國民黨帳戶,從法理看,有此結果並不意外;從政治看,行政法院的道德勇氣值得嘉許。但筆者必須提醒國民黨,帳戶解凍,不會是黨產的遮羞布。

綠抓釋憲「時間差」

黨產會的色厲內荏,從民進黨不敢協助《黨產條例》釋憲即可看出。若對《黨產條例》的合憲性有信心,民進黨大可協助釋憲,更顯落落大方。民進黨一直清楚知道,此法確實違憲,既然明知違憲,為何又要推此惡法?目的是要抓釋憲的「時間差」。 Read more

謹慎行使同意權 創造國會司改雙贏

立法院開議在即,選舉時震天價響的國會改革交出了怎樣的成績單?新國會確有改變,例如黨團協商全程錄影並上網公開、國會頻道試播即讓社會有感。但仍處起步,相關法案未通過,離及格還很遠。

以司法院正副院長人事案來說,總統提名後,須經立法院審查、全體立委1/2通過才能任命。其他包括監察院、考試院、檢察總長等具憲政意義、超越黨派、特別重視獨立公正的要職,也是依此程序;故藉由國會同意權把關,以平衡總統的提名權。

沒有審議只有表決

然而,立法院歷來行使人事同意權的審查品質卻很不理想。行使人事同意權有哪些問題?
Read more

署名台灣總統的鋼索訊息

蔡英文總統,參觀巴拿馬運河水閘時,在留言本寫下「見證百年基業,攜手共創榮景」,署名「PRESIDENT OF TAIWAN(R.O.C.)」。國民黨副主席郝龍斌批評蔡英文在「中華民國的邦交國」巴拿馬,矮化中華民國的國名,「我不能接受」。國民黨立委蔣萬安則認為「不恰當」。

對此,綠營砲火全開,但我覺得,其中「最有力」也「最值得討論」的是徐永明的反擊:「說出台灣這麼丟臉嗎?」這句反擊非常簡潔,因很容易讓人聽得懂、有感覺,也就顯得有力。

但這句話反一個角度,就會發現其間的謬誤,那就是:「說出中華民國全名(而非括注)這麼丟臉嗎?」實際上,這件事,和「說台灣很丟臉」或「說中華民國很丟臉」並無關係。關鍵在身分與場合。 Read more

陪蘇貞昌挨罵

腦袋裡浮起了一個場景。馬英九總統拿著地圖,站在大山前,一直撞著大山。
國父孫中山先生出現,問馬總統在做什麼?

馬總統說,我按著您給的地圖來到這裡,卻發現一座大山,我要撞開它,因為,您是國父,我必須遵從您的指示。

國父淡淡一笑說,我在創建民國的過程中很多做法也和一開始不同,世事須權變,我給你的地圖只是路徑的參考,只要能到達目的地,路徑是可變通的。

民進黨主席蘇貞昌拋出二項憲改議題:廢除考監兩院以及增加立委席次特別是不分區席次。議題一拋,藍嘲諷,綠吐槽。然而,筆者卻忍不住想陪著蘇主席「討罵挨」。

抱殘守憲丟掉民心

這二個憲改議題哪裡錯了?連討論空間都沒有?

先看廢考監院,姑不談考試院與監察院過去長久以來,令人不敢卒睹的績效,也先不問,在國家財政艱難的此時,這二個偌大的院級單位真的有必要嗎?大家不妨想想,全世界採用民主的國家,哪一個把考試和監察院獨立出來的?經過多少年的試驗,三權分立是多數民主國家採取的憲政分權法則,中華民國獨樹一幟的五權分立,真的比較有績效嗎?

筆者能理解,因為五權分立是國父孫中山創立的學說,是中華民國立國的法統,國民黨不願揹破壞法統的罪名。然而,一味的抱殘守憲的結果,不也等於給自己安上一個保守退卻的帽子,無怪乎,國民黨不斷流失年輕人的支持。年輕人期待看到的是進步的可能、前進的想像,在大多數議題上,排除政策本身的對錯是非先不論,國民黨似乎一直無法在年輕人的心中建立進步的形象,這才是國民黨最大的危機。

若國父孫中山回到現代,看到後人抱著他的《五權憲法》撞大山,大概不會欣慰而是搖頭苦笑吧。

增席次可平衡國會

另一個議題,增加國會席次,筆者認為,現行113席的立法院席次規劃,是被當時的社會情緒逼出來的結果,各委員會的立委人數太少,對於國會運作未必是好事,當然席次多少才合理,可以討論,而另外一個主張增加不分區立委席次,筆者則認為可以正面思考,台灣目前的國會亂象,不分區所表彰的政黨力量太弱化,以至於原來政黨政治的功能下降,而國會裡區域立委太強勢,代表全國性議題的不分區太弱勢,使得全國性議題也因此弱化,不利於國家整體發展,適當增加不分區立委席次,可以平衡中央與地方議題在國會的關心度。

但綠營對國會席次的態度,和藍營對廢考監的態度竟是異曲同工,之前國會席次減半,是林義雄推動的,所以席次絕不能加回來。本來單純應思考國會效能的公共政策議題,變成另一種「綠營法統」。

蘇主席許多主張我並不同意,但這二項主張,我願意陪他一起挨罵。如果蘇主席要提出總統選舉改採絕對多數制,我也願意支持。

   【2014/05/20 蘋果日報 1030520】

東非饑荒 需要我們的愛心

受到氣候變異的影響,非洲東部地區面臨60年來最嚴重的乾旱,聯合國在7月20日宣布,索馬利亞南部正式進入饑荒狀態,根據紅十字會國際聯合會預估,整個「非洲之角」將會有超過1200餘萬村民受災,且影響範圍仍在持續擴大中。

饑荒的場景,我們台灣人可能已經很難想像。媒體輿論版面雖然經常出現景氣低迷、薪資停滯不振、房價高漲等等,讓我們有一種感覺,好像台灣還不夠好;但是會因為沒有食物而影響到生存的台灣人,應該是少數中的少數。

而在俗稱「非洲之角」的肯亞、衣索比亞、索馬利亞及吉布提等四國,這卻已經是他們生活經驗的一部分。紅十字會的工作夥伴在當地看到令人不忍卒睹的景象是:婦人手上懷抱的兒童,除了頭部看來略微正常外,四肢纖瘦的不成比例,明顯突出的肋骨以及乾癟萎縮的腹部,暗示了孩子幼嫩寶貴的生命,不知還有多少個明天?

筆者於紅十字會服務已20餘年,儘管這期間目睹了許多國內外重大災難及投入重建工作,然而,像東非這樣的場景仍然給予筆者極大的震撼與衝擊。在國內,由於我們總希望政府「好還要更好」,常以一百分的標準來敦促執政者,針對施政未臻完美之處猛力抨擊,能夠登上各大媒體版面的,往往是這樣「恨鐵不成鋼」的新聞。

賑災募款即起開始
但是,每當世界上的某一處角落發生災情,紅十字會的同仁會在第一時間了解及研擬因應措施,此時筆者除了為災民感傷之外,往往會油然而生一種情緒:在氣候逐漸異常的地球上,海嘯、地震、乾旱接踵而來,身在台灣的我們還有能力付出,真的是非常幸運。
「先進國家酒肉臭,非洲路有餓死骨」已是現今地球寫照。台灣雖尚未能自許為先進國家,但既然大部分台灣人民收入所得已經超過基本生存需要,其實我們每天都面臨一個艱難的決定。

當我已經溫飽無虞之後,剩餘的所得,是要拿來填滿自己其他的欲望,還是拿去援助數千公里之外,一個我根本不認識,也不會因此而感謝我的母親和她的孩子?或許我們不見得意識得到,但實際上的確是每天在做這樣的決定。

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於8月4日決定率先捐款美金20萬元協助國際紅十字聯合會(IFRC)與國際紅十字委員會(ICRC)在非洲之角四國的人道援助行動。這20萬美元雖然是杯水車薪,卻是許多紅十字會善心捐款人平日累積的善心所匯集的準備金。

這20萬美元,紅十字會將用來購買穀類主食(如玉米粉等),提供肯亞地區的孩童們營養午餐以及投入國際紅十字委員會在索馬利亞等地的人道救援行動。

接下來,我們需要大家的愛心。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東非賑災募款活動自8月4日至11月3日,所有募得款項將優先用於東非地區提供安全糧食、供水衛生、醫療照護及緊急救援所需經費,其次將盡可能協助東非各國在這次災害中衍生的人道需求。

過去台灣的愛心,透過紅十字會流入了俄羅斯,烏克蘭,馬其頓,南亞,中東,中國大陸,中南美洲以及最近的日本,現今非洲也需要我們的愛。

幸運的是,台灣人民的愛,從來不虞匱乏。

除此之外,紅十字會也呼籲政府能夠將儲備的米糧食透過紅十字會捐贈到受災地區,雖然非洲地區跟台灣並無外交往來,但既是人道的行為,就讓我們只考慮人道吧!(捐款請註明「東非賑災」 郵局劃撥帳號:1597-8888 戶名: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

作者陳長文為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會長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10810/33586652/

【2011/08/10 蘋果日報 1000810】

馬胡若能會 兩岸里程碑

《蘋論》日前批評筆者提出「馬胡會」構想。筆者認為,兩岸之間的關係,有競爭也有合作,不論是政治傾向為何,台灣人民應該都同意和平是不變的大前提。「馬胡會」適不適當,什麼時間點適當是一個面向,但如果連討論都是禁忌,前提式的否決,又是另一個極端。為什麼要馬胡會?《蘋論》說兩岸領導人會晤「超級敏感」,這點沒錯。但敏感代表我們在評估時多方考量,而非一定不好。兩岸經濟交流有益於台灣,已經是一個客觀的事實。那麼在跨兩岸的投資保障、智財權協定、財務稽查等等事務上,必然需要雙方公權力的互相配合。如此,兩岸交流遲早必須由「兩會模式」進入「官方模式」。因此,馬胡會的第一個意義,就是藉由雙方的溝通模式,創造出一個兩岸最高公部門可以直接接觸的模式。馬胡有什麼不能會?有論者將「馬胡會」比喻為「兒皇帝晉見父皇」,其心態上就矮化了台灣的地位。領導人互訪稀鬆平常,美國總統、英國首相、德國總理也常與中共領導人會見,難道他們都是去「朝覲」胡錦濤?心中有佛,萬物皆佛;心中矮化,任何主張好像都是矮化台灣。相反的,馬胡若會,也可以看作是兩岸關係正常化的象徵。這表示兩岸之間已經不是零和的競爭,而是可以在談判桌上解決彼此紛爭,讓衝突擦槍走火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對事不必以人廢言

至於馬胡會是否代表兩岸走向統一呢?這也無絕對關聯。兩岸統一的關鍵點,是多數的台灣人民是否認同,台灣目前的主流民意是維持現狀,筆者認為除非大陸的政治體制有了根本性的變革,否則兩岸關係不會因為馬胡會與否而改變。

固然,馬胡會需要各種內外在條件的配合,不應該有一個僵化的時間表。《蘋論》對於筆者所言「若2012年前馬胡會無法實現,應該讓馬繼續承擔責任」深表不妥。實際上政治人物只是政策集合的象徵,人民真正投票的,是這個政治人物背後所代表的政策選擇。而馬總統在兩岸和解上的政策態度,是筆者相對支持的,除非其他政黨有更好的政策理念,筆者認為就該支持馬總統連任,這就是筆者對兩岸政策的立場,你可以不認同,但這卻是我的言論權利。筆者支持有助於兩岸和平、人民生活穩定的政治主張,而這個傾向不會因為任何人當選總統而改變。

最後,有媒體屢以「國師」稱呼筆者,以封建稱號,加在一個向總統提出建言的公民身上,實是不知今夕是何夕了。筆者除了部分無給的顧問職務外,沒有領政府薪餉,也不是政府官員,身為一個公民,筆者表達自己的主張,執政者採不採納,那是執政者的選擇,如果覺得我的主張是對的,執政者採納有何不可?如果我的建議是錯的,執政者卻採納,那麼有意見者應該批評的是哪裡錯了,何必以人廢言,套一個封建的「國師」在筆者頭上?

【2010/10/22  蘋果日報 991022】

不幸深處 看到人性光芒(2008四川大地震)

一場芮氏規模7.9的大地震,讓四川這個被諸葛孔明稱為沃野千里的「天府之國」,經歷了慘重的天災浩劫。逾萬人因此失去生命,數萬人仍下落不明,多個縣城幾被夷為平地,數百萬人因此顛沛流離、無家可歸。

當我們打開電視、報紙,看到在災難中失怙的孩童茫然流淚;看到憂急的父母在瓦礫堆裡聲聲呼喚著寶貝的名字;看到家園毀圮的災民席地而坐,無處可依……。那一張張悲傷的臉,一遍又一遍地敲擊著我們的心房,喚起我們的回憶,因為那些悲慘的畫面我們並不陌生,約莫九年前的台灣,我們也曾經歷驚心動魄的地動山搖──九二一大地震,台灣許多人也在那一場天災中失去親人、失去至愛、失去家園。因此,我們能夠深刻體會到四川災民們無依與茫然。

出錢出力不分藍綠
猶記得九二一大地震發生之初,我們也面臨了許多徬徨,但從世界各地匯集而來的關心與援助,讓我們感受到我們並不孤獨,也對社會產生了寧定的作用。當時紅十字會所募得的近20億的善款,一半是來自於海外。原本,由於台灣社會相對富裕,紅十字會經常扮演對外「提供施助」的角色,在九二一紅十字會卻成了「接受施助」的窗口。站在「接受者」的角度,更讓我們體會當一個「施予者」有多麼重要。
而這也是為什麼,當四川大地震發生,台灣所有的雜音都瞬間消退。朝野同聲呼籲社會各界出錢出力幫助,參與救災。

地震發生至今,台灣企業和個人捐款台幣20多億元,愛心世界第一;地震傳出的當晚,紅十字會就接到總統當選人馬英九的電話,憂急地關心紅十字會救災動員的狀況。到了第二天,馬準總統也親自來到紅十字會,捐出20萬元,希望拋磚引玉,帶動社會募款;民進黨政府也拋棄了對大陸的「戒慎恐懼」,決定動用預備金投入現金與米糧,並號召社會捐款。紅十字會總會的搜救隊也獲得大陸同意,由紅十字會理事歐晉德先生擔任領隊率領22人的救援隊伍兼程前往災區展開救援的工作,雖然只是20多人的救援隊伍卻代表了2千3百萬台灣同胞對災民的愛心和關懷。

歷史恩仇煙消雲散
再多的政治口水,也不能淹沒每個人心中最原始的慈悲之心、憐憫之情。更何況即便兩岸過去有許多政治齟齬,但絕大多數的人仍然清楚兩岸人民同屬中華民族,系出同源的事實。這種血脈上、文化上的親切感,使我們毫不遲疑浮現無可旁貸的責任感,所有政治上、歷史上的恩怨情仇,在四川大地震發生的此刻,全部煙消雲散。
就是這種發自人心深處的善良本性,把人與人以最原始的情感之鏈相連起來,這也正是兩岸走向互信共榮最堅固的巨大磐石。
最後,雖然四川慘絕的畫面令人鼻酸,但在那不幸災難最深處的地方,我們也不斷地看到人性裡善良光芒不斷閃耀。為保護學生犧牲生命的老師、堅守崗位的醫護人員、在惡劣山路裡拓荒前進的軍人、為安定人心不斷疾呼的政治人物……。這點點滴滴的感動,讓我們共同見證人性裡美善的一章。在四川災民最困難的此時,且讓我們共同攜手,將心中的愛化為力量,帶給遠在天府之國受苦待援的人們。

作者陳長文為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總會會長

【2008/05/17 蘋果日報 970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