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天談判之後-再由法律觀點談中美關係

經過兩天談判,美國代表團已於昨日下午離華返國。雖然此次談判有助於雙方瞭解彼此之立場,但雙方立場之懸殊卻是相當明顯--亦即我們堅持中美今後之關係應建立於官方之基礎上;而美方僅擬於非官方之基礎上與我維持關係。此次談判之無結果並未出國人之預料。美方之立場無疑地是「配合」其與中共在本月十五日聯合公報之聲明:即美國承認中共政權為中國之「唯一合法政府」,而「在此意義內,美國人民將與台灣人民保持文化、商業和其他非正式的關係。」對於美方之立場,我外交部次長錢復先生、部長蔣彥士先生及總統蔣經國先生先後均強調中美今後之關係必須建立在官方之基礎上;其理由至明,蓋唯有於此基礎上,雙方方得建立永久(有別於暫時)及原則性(有別於例外)之法律秩序,進而得建設性地促進雙方(政府及人民)之利益,維護亞太地區之安全。對於我政府之立場,我們表示擁護外。本人並藉此補充本人於聯合報廿六日所做之討論: Read more

美匪建交我們應持之態度

本月十五日美國總統卡特宣佈美匪定於明年元月一日「關係正常化」,明年三月一日互換大使(鄧小平並將於元月底訪美)。此項決定損害了在台灣中華民國政府及人民之利益,實為親者痛、仇者快。卡特所做終止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及中美官方關係之決定的合法性,將由美國國會及司法機關認定,吾人不願置評。另據報導,美國政府將派一由副國務卿克里斯多福率領之七人代表團於廿七日訪華,其目的為討論今後中美關係之有關「調整」事宜。卡特政府為實行其十五日宣言內容所列之時問表之倉促性,除顯示其缺乏對待歷史上友邦所應持之基本禮節外,尚且暴露了其做成決定過程之輕率程度。唯這段短短時間內中美關係之發展,無疑的將對我政府、全體人民以及自由世界之安危具有極其重大之影響。有鑒於此,本著愛國家、愛同胞、愛自由之胸懷,於美匪關係正常化尚未完全實現之前,爰提出下列建議,供我政府及同胞參考: Read more

「治外法權」之商榷

編者先生:

今日拜讀貴報副刊「讀者、作者、編者」一欄所刊李之衍先生來函指出陶希聖先生『八十自序』中誤用「治外法權」一詞表示「領事裁判權」;其見解正確。唯李先生復指出:「治外法權」即英文”Extra-territoriality”並為國際法之通則,一國不應放棄,亦不可放棄云云。此項陳述,實犯有兩項錯誤。

一、「治外法權」乃指任一主權國家或其代表(如外交官、駐軍等)依國際法或條約於另一主權國家境內享有管轄、執行之豁免而言,其英文為”Ex-territoriality”。而”Extra-territoriality”,依文義可知,仍指一國於其境域之外行使管轄權,如領事裁判權是(Consular Jurisdiction)。

二、治外法權雖為一主權國家因國際法或條約所得享有之權利,但絕非不可放棄:反之,就伸張法律正義而言,有時應予放棄,而接受他國法院之管轄(如外交官犯謀殺罪時,派遣國應可放棄該外交官之治外法權而准許接受國法院之管轄與判決)。敬祝

編安

陳長文上

【1978-11-28/聯合報/12版/聯合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