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說話 誰還聽小溪低吟?

「在暴風雨說話時,我們誰還去聽小溪的低吟呢?」我很喜歡黎巴大文豪紀伯倫寫的這段詩句。

網路時代似乎有一個特徵,說話必須重鹹,否則就沒有辦法引起公眾的注意,大家就會聽不到自己的聲音。也由於大家被養成了在話語上「非重鹹聽不入耳」的習慣,公眾人物也受到了影響,投閱聽眾之所好,也得把話愈說愈難聽,例如不久前,台北市長柯文哲在臉書上罵網友是「王八蛋」的風波,卻贏得了五十萬讚,即是一例。

鼓勵人心、春風教化的正面力量,漸漸不存,其結果是,到處都充滿了語言暴力,也增加了社會的戾氣。

Read more

法袍底下 民眾想望的是一顆人心

出個法律數學題。報載鄭女酒駕,遭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二月,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一千元折算一日。緩刑三年,並應……向國庫支付新台幣八點五萬元。」請問讀者:鄭女要繳,十四點五萬、六萬、八點五萬元?

選項有:(A)不繳錢,入獄服刑二月。(B)支付六萬元罰金以折算六十天刑期,免入獄;但之後五年內,須不再有其它犯罪導致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才不會被記入「警察刑事紀錄證明」(俗稱良民證)。(C)付國庫八點五萬元作為換取緩刑條件,免入獄,不影響申請良民證。而良民證,可能影響求職(如保全、銀行)、申請移民簽證。

Read more

詹保男先生國賠案 呼喚獄政的同理心

法務部日前揭示六大司改重點,包括推動「受刑人處遇、假釋」的司法救濟制度。近日就有一個令人萬分遺憾的故事,提醒獄政改革腳步萬萬不可再拖延了。

已故受刑人詹保男的家屬指控,台北監獄、矯正署明知詹男已患食道癌,儘管外部醫師建議其返回榮總治療,卻自五月起接連駁回其保外就醫請求,導致病情延誤,七月十四日於准許後一周就死亡。家屬請求國家賠償一百六十萬元;一審勝訴,二審敗訴(尚可上訴第三審)。

本案重要爭點是保外就醫的法律定性。矯正署稱是「國家恩惠」;一審台北地院參酌《公政公約》施行法,認為「是受刑人的權利,不是國家的恩惠」,詹男這項權利受侵害,導致病情延誤。二審高院則認為並非權利,雖然監獄有兼顧受刑人「生命權、健康權、醫療權」的職責,但獄方照顧及裁量並無過失,改判詹家敗訴。

Read more

民進黨親中愛台 從善待陸生做起

教育部表示,目前在大陸念學位的台生約萬人,在台念學位的陸生約九千多人,兩岸學生交流持平。然而,大陸當局減半陸生來台名額僅餘千人,還提優渥條件吸引台生赴陸就學,降低成績門檻、近乎國民待遇、獎學金、鼓勵留陸工作。此消彼長下,有台灣高校校長警示兩岸正發生招生拉鋸戰。長此以往,效應不容小覷。

Read more

AI革命巨變前夕 你拿什麼定義自己

人工智能(AI)愈趨成熟,預測五到十年內許多專業、服務業將被取代,許多人擔心職場、生活將面臨重大改變。棋王柯潔與AlphaGo五月底三盤圍棋大戰連敗收場後,這焦慮更加蔓延。然而吸引我的是,十九歲的柯潔說:「與人類相比,我感覺不到它對圍棋的熱情和熱愛。我會我用所有的熱情去與它做最後的對決。」這句話,引發年逾七旬的筆者一些反思,想與年輕人們分享以下幾點: Read more

愛,是偉大力量—向小燈泡母親致敬

今年三月,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第一組首度開會,二十名委員中包括「小燈泡」的母親王婉諭、遭虐死男童王昊的姑姑王薇君等人。特別的是,與會委員黃致豪律師正是殺害小燈泡的兇手王景玉的律師。

當會議開始,召集人羅秉成請委員們說說獻給司改的一句話,王婉諭說:「尊重與同理。」王薇君則說:「積極主動,單一窗口,照亮被害人的漫漫長夜。」

長期以來,死刑的問題,即錯綜複雜的糾結在國人的心中,反廢除死刑的聲音在台灣也一直非常強大,從正向言,可以說國人的正義感濃厚,對受害者有一種感同身受的同理心。

然而,另一方面,有些「正義感」卻也蒙上了情緒的色彩。 Read more